首页 我爱上了搓澡师傅 下章
第4章 陌生大庥哦
 薛乐戳戳老哥“哥,厉茗小哥哥人真的好思哦!”这在正常人听来完全是少女怀的意思,可薛遇不。

 他觉得,妹妹是在助攻,借此撮合自己和那个基佬!而且客厅的沙发这么小,完全不够一个成年男人睡的…万一,厉茗以此为理由,要自己和他睡怎么办啊?还有堂妹这个家伙在搅和,头痛!

 家里就一个卫生间,厉茗先拿了换洗衣物给薛乐:“你先去洗澡吧,待会衣服我一起放在洗衣机洗。”薛乐点点头,傻乐着抱着厉茗的宽大t进了洗手间。然鹅事实上。

 那件衣服是全新的,厉茗只是洗了就丢进衣柜里了,好在我是洗好澡就过来的,不然岂不是要穿上这小基佬的原味t?薛遇心里diss道。

 “薛遇同学是吧,你待会儿进去泡个脚再休息吧。”说完,厉茗把怀里的巾递给他。结果薛遇却像老鼠碰到猫一样,往边上一躲。

 他才不要小基佬的原味巾!这下,两人都僵在客厅,尴尬的一批。薛遇有心缓解,但又觉得拉不下面子,所以维持着原本的动作,并且摆出一副装脸。

 厉茗只好把巾搭在沙发上,然后静静坐在餐桌椅子上,与薛遇想看两相厌,等薛乐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客厅里两个大帅哥互相看着彼此静静地发呆。

 不是腐女的她,居然觉得此刻也美。可能是灯光的错吧。灯:mmp!“茗哥,我睡哪啊?”薛乐用着头发问道。“睡客房吧,上用品都是干净的,吹风机在头柜里。”“那我哥呢?沙发太小了吧!”

 “啊?”厉茗有一瞬间的傻眼,大男人将就一晚应该没什么吧?“反正你俩都是男孩子,睡一起没毛病!”“我不睡!”厉茗还没反驳,坐在沙发上的薛遇倒是抗议起来。

 “我就窝沙发上凑合一晚就够了!”薛乐知道搞不定自己的老哥,冲厉茗耸耸肩,先行回房间休息了。厉茗进房间拿了一条空调被出来。

 “咳,这个是新的,我没盖过,你晚上盖着吧,别冻着了。”薛遇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但仍然保持着高贵冷的人设。决不给这小基佬一丝一毫的机会!全然不知未来老婆内心已经想毒打他一顿了。

 厉茗安排好这些后,也洗洗刷刷回房睡了。薛遇坐在客厅,一直竖着耳朵听房间里的动静,确保小基佬已经躺下睡了。自己的贞今晚不会丢了。这才安心睡下了。

 岂料半夜里,薛遇急(都怪厉茗睡前给他递的水),去了洗手间解决完生理需求之后,就晕晕乎乎跟着记忆走进了厉茗房间。

 而又那么巧,厉茗又没锁门,薛遇就这么自然而然,顺其自然地躺在了她边上,而又那么无巧不成书,高冷傲娇男薛遇上还有一只巨无霸狗狗玩偶,他就像抱着玩偶一样。

 把厉茗这么大活人连同被子一起抱进了怀里,他晕乎乎地想:今天的狗子还是热乎乎香的嘿嘿。

 ***薛遇和厉茗睡姿都不太行,再加上被子全都裹在厉茗身上,她又是个怕热的,三下五除二,两脚一踢,两手一挥,便将被子啊…薛遇啊…一同挥到边上去。薛遇梦里见“狗狗”如此不配合自己的怀抱,立马卷吧卷吧,又翻个身把厉茗搂在了怀里。

 怀抱里的家伙又香又软,在外面的皮肤又滑又。狗玩偶怎么会有女人一样的皮肤呢?薛遇梦里问自己。哦,原来只是梦啊。

 他给自己解释,于是更加变本加厉。薛遇小哥是个纯情处,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接触这种刺场面,下面的儿便立刻立正敬礼起来,厉茗也不好受啊,虽然没谈过恋爱,但该看的小黄片,该做的梦一样也没落下来过。

 梦里,男人炽热滚烫的大手先是紧紧将她裹在怀里,接着。手摸到了她在外面,光滑细腻的手臂,它却还不足,企图从袖口突破,奈何手掌太大,只得另寻出路。它顺着自己的曲线爬到了睡衣的下摆处,又沿着肚皮往上爬。厉茗的不算大。

 但是很香很很坚。大手抓上以后就乐得不肯撒开,一会儿是捏,一会儿是,把个的坚硬也不肯罢手。下面未经人事的小感应到了上面的愉快,里面的水儿也争先恐后出来,内都有些漉漉了。

 而薛遇第一次在梦里这么实打实地摸到女人的房,实在是爱不释手,这梦里的居然这么有弹,有触感,就是穿着衣服,看不太清晰。子是摸到了,但薛遇最感兴趣的还是女人的小

 他一只手掌握着女人的子,另一只手就往下摸索,直到探入内,进入草丛,摸到了一江水。

 女人的下面都这么丝滑嘛?梦里的他很是疑惑。可惜实在是看不清模样和颜色。厉茗没有推拒前手掌的蹂躏,万万没想到,另一只手却摸进了她自己都很少摸的下体。手指有意识地抚摸她的道,小口和豆豆,的,水的更是快。总觉得想要什么进来一样。

 但绝不是这样细细长长的手指,这样想着。薛遇也仿佛心有灵犀,撤开了摸个不停的手,换做自己坚硬的唧唧,隔着内和睡,抵在身旁女人的儿口。厉茗也很有感觉,顺着男人有节奏的磨蹭,小儿一收一放,恨不得隔着衣物,将进体内。

 这当然是妄想。于是乎,和小仿佛牛郎织女隔着鹊桥相会。厉茗侧着身子背对着薛遇,薛遇则是正对着厉茗的背部,他的手摸着,下身则在厉茗紧闭的腿中央,且抵着口,上上下下,舒展着快意。

 厉茗微微摇摆下半身,合着这样聊胜于无的,直到身后男人释放出来,小才心有不甘停下了运转。

 这梦完全不行啊…这唧唧怎么能不进来呢?厉茗遗憾地想着。沉浸在梦乡里不愿醒来,而薛遇更是在一阵搐之后,进入了美好的贤者时间。完全不管漉漉的内。薛遇意识到不对劲是在早晨6点钟。

 他习惯早睡早起,即使昨晚睡得晚,生物钟也让他准点醒来。谁料到,睁开眼,是完完全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大。哦,好在怀里还有个熟悉的面孔。是小基佬!

 薛遇差点没叫起来,他只在内心土拨鼠大叫了两声,然后神思不属地鬼鬼祟祟地松开了怀里香的身体,又悄咪咪地跑出了房间。

 身下的内已经了半夜,估计都快结硬块了。薛遇内心很是惘,又很是崩溃地摸进了洗手间,狠狠心下了内,就着洗水池洗起自己不成样子的内。要是被厉茗知道自己昨晚夹着他的腿释放出来。

 还把他幻想成女人袭,那他一定逃不过小基佬的掌心了!呜他好脏。谁能来救救他,救救这个可怜的孩子吧。光穿着一条睡没穿内宛如遛蛋的薛遇在洗手间里祈祷着,就是不知道去房间里掀开衣服确认一下!  M.IbmXs.CoM
上章 我爱上了搓澡师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