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犯贱(H) 下章
第4章 怎么能不害怕
 谢昀知道她的心思,决定先哄着她领了证再说,温声细语的哄她:“没关系,不化妆也好看的,你要是介意,我们借个镜子稍微收拾一下再拍照好不好?”李就这么被他牵进去。

 她还真借了个镜子画了个淡妆,抹了个正红色的口红,填好材料东西上去,拍照,盖戳,一气呵成,红本本拿在手里的时候。

 她还有一种不真实感。谢昀心都是欢喜,她终于成了谢太太,而他再也不用活在她会嫁给别人的噩梦里,真好。谢昀个死傲娇,终于干脆了一回,把老婆拐到手了哈哈!

 ***李想起她第一次看见谢昀时,刚上初中,她还个干瘪瘪的萝卜头,个子低,性格也糯糯的,好欺负的很。

 谢昀是个出挑的少年,欣长的个子,清冷的性格,还是个学霸,跟她这种小萝卜头没有一点扯得上关系,但是就突然有一天,她被一个班的女生欺负了。

 她躲在天台哭的很惨,谢昀出现在她面前,递给她一张带着香气的手帕纸:“你是我们家楼下刚搬来的吧,我见过你,怎么了?”

 她不敢说什么,只是擦掉眼泪,摇摇头,谢昀第二天就跟老师申请要和她坐在一起,从那天往后,她就像个小仔似的跟在老母亲谢昀身后。

 他们的关系是从哪天开始变的呢?谢昀开始厌恶她,开始疏离她,哦,想起来了。是从她说喜欢他开始。

 她一直跟着他,学习也变好了。青春期身体变化快,个子也悄悄长高,身材发育,从小萝卜头变成了水灵灵的小姑娘,和别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她终于在升上高中那一年向谢昀告白,谢昀却眼都是寒霜,冷冷的看着她。谢昀嘴里的话很伤人:“李,有没有人说过你,让人很心烦。”她霎时间心痛到耳鸣。

 但是他的话很清楚的传到耳朵里:“李,我才不会喜欢你,也希望你离我远一点,我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她怎么回复的呢,撑起一个笑容:“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呀,谢昀,我不会打扰你的。”转身就哭的泪雨朦胧。

 她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可再没有那个清冷的男孩关切的递给她一张纸巾让她擦泪了。

 她为此难过了很久,她甚至有一段时间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心口痛,她每天神色如常的和他说话,却多了几分小心和试探,生怕哪一句话不对又惹的他不高兴。

 谢昀最让她难过的时候,她遇到了傅书远,傅书远很活泼幽默,又总是的凑上来逗她,她注意力就分散了很多,有一次周末,妈妈做了炸小黄鱼,要她送给谢昀家,她没多想噔噔噔的爬上楼,敲开他家的门,献宝似的把小黄鱼递给他,谢昀接下了。

 却突然讽刺了一句:“你没跟着傅书远出去玩?”她心想好好的提什么傅书远,她笑眯眯的摆手:“没有啊…我要写作业的。也不是每次都一起出去玩的。”

 谢昀看着她提起傅书远就笑嘻嘻的样子,突然有点难受,他垂眸,他很清楚,自己对于李的感受很复杂,他第一次遗时,对象就是她。

 他有点难以接受似的,安慰自己可能是女生朋友不多才想到她。可后来愈演愈烈了,他看她和别的男生玩的好,称兄道弟的,他就忍不住想伤害她,想把她关起来。

 那双明亮的眼睛只能看到自己,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可怕,她对他告白之前,他刚好看见了一个男生贴在她耳朵边说些什么。

 他心底不相信李是真心地喜欢自己,他就对她说了那些话,出了口他就后悔了,他开始刻意保持距离,不去关心她,不去看她,可她仍旧牵扯着他的一颗心。

 他想,要是她肯再说一次,他就相信她。刚转来的那个傅书远,天天黏着他的女孩,他气的要死,却又毫无立场,谢昀头一次后悔,懊恼的程度简直和奥数题的附加题做错了一样。

 他眼睁睁看着他们关系越来越好,他心底的那头狼越来越狂躁,他终于忍不住试探了,她那副毫不迟疑的笑容刺痛了他,他没让她这么笑过,他还伤害她。谢昀人生中的第一次不自信。

 就是在李面前,她就像一个没有解的复杂方程式,让人着又痛苦。李发觉谢昀对她的厌恶和防备都加深了,她觉得害怕。

 她以为是她的喜欢让他开始变化,她做了一个最愚蠢的决定,她谈恋爱了。对象不是傅书远,是一个高年级的学长,学长温柔成,对她很纵容,她几乎得到了所有在谢昀那里求不来的关怀。每天学长在学校门口等着她一起回家,谢昀第一次发现的时候。

 他在教室门口等着李一起走,即使他们关系变的有些奇怪,他们某些习惯还依旧保留着。李犹豫了一会儿告诉他,以后就有学长送她回家,他不必再等她了。谢昀心里头那只狼,嚎叫着奔出来。

 他淡定的应了一声,自己坐车回家,回到家后却毁掉了他最喜欢的一个模型,是他和李花了半个月才组装好的模型。李连最后的共处时间也没留下,她可怜兮兮的喜欢着他,做他的小尾巴。

 但却成了别人的女朋友,骗子!谢昀又梦见了她,她这次比梦遗那次要清晰的多,也的多,光着身子躺在上,求他她,他带着恨意和爱意。

 在她身上驰骋,听她细细弱弱的哭声,他居然很,那个时候,别扭是少年人的特权,所以,如果你初恋又开朗又不别扭,恭喜你。

 ***李那个温柔的学长男朋友毕业的时候向她说了分手,李很平静的接受了。还祝福他前程似锦。至于高考后那次拒绝,起源于傅书远,傅书远曾经看穿了谢昀。

 他警告谢昀,不要这么对待李,甚至说了谎:“宝根本对你不是喜欢,不然也不会亲我。”要说亲吻,谢昀才是最早亲到李的人,有一次午休,大家都睡了。

 李数学差,做了半套卷子就开始犯困,谢昀面朝她趴着准备睡觉,李突然一个点头,头离了支撑的手,倒向谢昀,然后齿相接,谢昀只有一个念头,好软,然后她半惊醒了似的把脑袋收回去,趴下睡着了,她甚至不记得这件事。

 谢昀脑子里都是,李亲了傅书远,这几个大字,所以李含羞带怯的第二次机会,被他狠狠地拒绝了,本来,他想。

 本来第二次她说了喜欢,他就信的,可惜,她太轻浮了,他始终不承认他的嫉妒心,毁掉了和李之间所有的美好,而现在。

 他不过是把一切拨回正轨罢了,本来李就该是他的谢太太。李就像是他的毒瘾,如何都戒不掉,她像风筝线,始终牵扯着在外漂泊的他的心。

 他每次回家都抱着可以遇见她的期待,可她一次又一次的躲避和畏惧,让他意识到,李很有可能以后都不再喜欢他了,他怎么能不害怕,尤其是傅书远对她关怀备至的样子。让他怕,万一,万一李被催婚。  m.iBMxS.cOm
上章 犯贱(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