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混元霹雳手 下章
第五章
 只见两片粉红的紧紧合,形成一个,中间那丝微细隙,引得圆真即时伸出中食两指,就往内去。“呀…痛呀…拔出来…”蛛儿一叫,圆真更觉兴奋:“哈…哈…得老衲手指也难进,果然尚是处子。”

 手指不停向内钻入,硬生生地把蛛儿的壁向两旁分开,还不时挖向蒂,痛得蛛儿死去活来。

 而由于蛛儿修习千蛛万毒手,为了让毒素随时能运行全身,故此蛛儿的体特别丰富,虽然圆真只是把指头进出数次,但已是如泉涌出,沾得圆真两只手指也是水。

 “兴趣了吧?想不到你这丫头这般过不停。”还把两指的水往蛛儿上抹去。蛛儿大叫:“不是…不…唔”极力避开,但还是被圆真涂过着。

 “既然你这么需要,就让老衲大发慈悲,足你吧!”双脚用力分开蛛儿的大腿,双手紧捉蛛儿的肢,七寸多长的茎已在户前动不定,巨大圆鼓的头,顶着中的裂,只要一,便向蛛儿的道进发。

 蛛儿厉声疾叫:“不要…不要呀,求…你放过我吧…”但是圆真又那会放过蛛儿,这次由于蛛儿水丰富,圆真索一鼓作气,把那七寸多长的茎,自外,一次整条入蛛儿的道中。

 水就如润滑剂,加上圆真暗运内力,令到茎坚硬如铁,直是势如破竹,轻易开两旁壁,还狠狠地戳破处女膜,头直撞向道深处的花内,处女血和泪水同时在蛛儿身上下来。

 “呀…好痛呀…停呀…停呀…”蛛儿惨厉的叫声,在光明顶大殿内盘旋不去,杨不悔刚刚转醒,看到这一幕人间惨剧,即时又吓得昏晕过去。

 “噢…好舒服呀…处女的壁夹得老衲好呀…”圆真为了追求快,每次撞向蛛儿花时,也把蛛儿的肢扭动一下,令到头就如毒龙钻般,旋转着钻向花中,大大增加自己的快

 过百来下后,圆真不满意只是直板板躺在地上蛛儿,便把蛛儿整个抱起,侧放在大厅的八仙桌上,让蛛儿的右脚垂在桌旁,自己则站在桌前,右手提起蛛儿的左脚,把蛛儿的户分开得老大。

 左手则伸前往蛛儿的子上面用力捏,还不时张开嘴巴,用牙齿在蛛儿的大腿上狠狠噬下去,咬下一个个瘀黑的齿印。可笑蛛儿平常用千蛛万毒手在别人身上留下无数毒印,想不到自己会在圆真的下留下一样的痕迹。

 再多三数百下后,圆真由最初全力长程,变成短途密集撞击,头不断快速撞向蛛儿的花头如鼓槌般猛烈击打,步步进

 圆真知道是到了的时候,便紧捉蛛儿双脚,笑道:“想不到刚做了光明左使的乘龙快婿,现在又成为白眉鹰王的孙女婿,老衲无分彼此,绝不偏私,就待老衲把丫头你的子着,明年为鹰王生只小麻鹰。”

 蛛儿即时大急:“不…不要…千万不要在里面,求求你…我不要怀孕呀…”可是圆真哪会听从,反而用力把蛛儿整个人紧紧扣在身前,茎用力往花顶去,夹杂着一阵奇异的跳动,头前即时出一大蓬浓密的

 虽说这已是圆真第四次,但由于连数个处女玄之气,加上多年来的清心寡,这时还是神完气足,灼热的子像泉水一样,取之不竭,源源不绝地从头中往蛛儿子深处,迅速注蛛儿整个子,还把多得沿着了出来,得蛛儿整双大腿也是。

 这时蛛儿还在痴痴地叫着:“不要…”但,子的反应却与主人相反,道的壁不停向内挤,把圆真的紧紧锁在子内。

 直至圆真的茎变软退出来,壁的动才停了下来。圆真提着沾处女血与茎,看着蛛儿痴的喃叫,不足得仰天大笑。索走往前来,提着蛛儿一对子,像般把茎夹着。

 上下抹拭,把茎上的秽物抹去。混元霹雳手…峨嵋篇峨嵋篇(1)灭绝师太正当圆真若蛛儿双时,外面忽然传来震天杀声,原来是灭绝师太率领峨嵋门徒与殿外的天鹰教众、五行旗诸部撕杀。

 自从殷野王为张无忌揄揶灭绝师太后,灭绝一直怀恨在心,誓要将殷野王碎尸万段,以雪当被人视为贪生怕死的辱。

 故此灭绝不等同与其余五教会合,便亲自率领峨嵋门下,夜追赶天鹰教众人。适值光明顶上遭逢巨变,明教众头目也被圆真一一陷害,即使白眉鹰王赶来亦惨遭暗算。

 一时间光明顶上群龙无首,灭绝师太遂恃着倚天剑的锋利,过关斩将,势如破竹的把五行旗、天鹰教等人杀个落花水,无人能撄其勇。圆真听见殿外灭绝众人即将攻入殿中,连忙穿回僧袍,点倒明教诸人。

 然后把杨不悔、蛛儿两人,抱往杨逍等人处,并摆出各样的姿势,然后提着殷天正,步出殿外,只见灭绝等人已攻破五行旗众所守的各处险要,杀上光明顶上,正与天鹰教众互相撕杀。

 圆真即时提着殷天正,跃上殿顶,高声向天鹰教众叫道:“魔教妖孽,白眉鹰王已被我所擒,你们通通与我停手。”天鹰教众看见殷天正落在圆真手中,纷纷投下兵器投降。

 可是灭绝对天鹰教徒深感嫌恶,仍是毫不留手,一剑一个,转瞬间已将山上所有天鹰教徒戮杀。灭绝收回倚天剑后,圆真亦从殿顶跃下相。“阿弥陀佛,老衲恭峨嵋掌门。”

 “大师,未敢请教法号。”“老衲法号圆真,为师是少林空见神僧。”“原来是四大神僧的门徒,怪不得能把殷天正这老贼擒下。

 是呢,不知大师如何登上光明顶,魔教其他余孽现时又在哪里呢?”“说来话长,师太不如移入殿内详谈。”

 灭绝正想召集门人一齐入殿,圆真即时加以阻拦:“师太,殿内魔教妖孽虽已给老衲一一收拾,但魔教众人荒无道,峨嵋门下女弟子众多,入内恐怕甚为不便。”

 灭绝心中转念,亦恐防尚有魔教余孽在四周盘旋,便吩付门下女弟子留守殿外,以防有变。只带领其余男弟子入内察看。

 一步入大殿,看到殿中这幕的情景,灭绝口中即不断地念诵:“罪过、罪过。”并吩咐众男弟子转身背向门前,自己则与圆真前行细察。

 “大师,为何魔教妖孽会如此荒诞胡为。”“杨逍等人悉闻六大教联手进攻,心知并无侥幸,把手一横,尽情纵,以求死前享乐。

 遂相约教中诸人,齐聚光明顶,把一直以来从山下虏掠回来女子,加以辱,举办荒集会。内室房间全是给他们至死的女子,惨况令人不忍目睹。”

 “魔教妖孽伤天害理,恶行令人发指。那么这两名女子又是谁?”“这里一个是杨逍的女儿,另一个是殷天正的孙女。

 当所有虏掠回来的女子也被蹂躏至死后,魔教妖孽竟连自己的子女也不放过,一样加以辱。

 老衲奉少林方丈之命,先行潜上光明顶打探虚实,便乘着杨逍等人纵,便先行将他们打倒,免除两位女施主继续受辱。”

 灭绝上前细看,发觉杨不悔与昔日弟子纪晓芙样貌相似,果然就是纪晓芙的女儿。不破口大骂。

 “杨逍这个贼,当使诈,惑纪晓芙,坏我弟子名节。想不到现在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简直禽兽不如。当早叫纪晓芙不要误信魔外道,不单断送自己的贞,现在连女儿的贞节也被白白糟塌。”

 越说越激动,便提起倚天剑往杨逍身上刺去。可怜杨逍,一代豪杰,便这样不明不白,赤死在女儿身边。“那么大师你又如何擒下殷天正这个老贼?”

 “当我打倒杨逍后,正想相救两人出外,殷天正等人已率领天鹰教到达光明顶,老衲年纪老迈,功力低微,本来难以抵挡。幸好师太你及时赶到,与天鹰教众撕杀,老贼一时分心,才被老衲所擒。

 其实,即使殷天正不为老衲所擒,再过一时三刻,师太你杀入殿内,亦自会将这老贼杀灭。”灭绝向来高傲惯了的,现在听到少林神僧的门人称赞,不心中暗喜,口中却仍道:“大师你过奖了。

 今次能够攻入光明顶上,大师你居功至伟,不用谦谢了。”谢过圆真后,灭绝便想出外吩咐女弟子入内好好照料杨不悔、蛛儿二人。那料刚转过身来,突觉背后有两道急劲指风,朝自己的颈项、间攻去。

 灭绝不加思索,即时横移闪避,可是先机尽失,虽能避过颈项一指,但间气门,却仍被玄指戳中,一道寒之气即时阻碍真气运行,跌倒地上,连呼叫也不能。  m.IBmXs.Com
上章 混元霹雳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