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破苍穹之花宗秘史 下章
第14章 林修崖(全书完)
当年萧炎调教众花仙时就提到过,俯卧式极为凸显女人下半身的曲线,由玉腿修长,肢纤细的女人摆出此姿势时,可以极大的刺男人的望。

 同时此姿势由女人主动最好,或前后摆,或左右扭摆,或圆圈套,可令男人死。只是对女人的力、臂力要求较高,不过众花仙修为均不低,做到这些毫无困难。

 “熏儿这双腿真美,每次用这个姿势,爷爷都挡不住三百回合。”见到熏花仙那无比完美的玉体摆出这般惑的体位,风老不住赞叹道。

 “哼,萧炎哥哥总是会想出这些坏点子,折腾人家,用这个姿势好累的。”熏儿道。“哈哈,不得不说,那小子不仅修炼天分惊人,在调教女人这方面也是天赋异禀,壶式,一线天,俯卧式,蝶飞式,哪一个不是让男人翻天。”

 风老说话间,也飘到熏花仙身侧,蹲了下来。调教,壶式,一线天,俯卧式,蝶飞式这些陌生的词汇,让白衣人摸不到头脑。暗自垂头寻思着。隐约间他似乎有点明白了,这几年萧炎对熏儿做了些什么,才让这天仙般的人儿变成如今这般。

 “啊,爷爷,快点来人家吧,不要再逗熏儿了。”熏花仙的娇声打断了白衣人的思路。抬头往柜外看去。风老猥琐的蹲在熏花仙身侧,左手在那耸立的翘上尽情捏。

 而右手中指则在两腿间的内不停扣挖着。风老的动作引得熏花仙难耐的扭动的部,躲避着风老作怪的右手,但在白衣人看来,那动作分明是在主动用风老放在中的中指。

 “呵呵,说好了要走走后门,妮子忘记啦,爷爷这是在打前哨。”风老说罢,便出右手那汁的中指,缓缓入到熏花仙紧闭的粉菊花里。

 “唔,啊…好涨。”熏花仙苦闷的叫道。“这还涨,等下爷爷的大芭怎么办。”风老逗道。“不知道,熏儿不知道…不要…不要那么深…”熏花仙有些护疼的扬起头,一双玉腿更加用力的加紧。

 “恩,妮子这里看来很久没用过了啊,这么紧。”风老自言自语道,同时加快了手上动作,右手中指替的在熏花仙的和菊花里,渐渐的香滑的汁将熏花仙的瓣间搞得一片狼藉“恩,应该可以了。”

 风老翻身跨坐在熏花仙的翘上,握着巨里来回了几十下,得熏花仙娇连连后,再拔出来,抵在菊门上,闷哼一声“嗯,爷爷来了。”

 部发力,巨缓缓滑入。被如此大的入菊花,即便以熏花仙这调教程度都有些抵受不住,雪雪呼痛的同时,熏花仙大口呼吸着,斗气运转间,极力放松着括约肌,风老也极为配合的没有动,安静的等待熏花仙适应自己的壮。

 “唔,太了,死人家了,爷爷让熏儿自己来好吗。”熏花仙乖巧的求道。“嗯,熏儿自己动吧,啥时候可以了,爷爷再来狠的。”风老点头道。

 轻巧曼妙的摆动起纤,苦闷的皱着眉头,贝齿咬着下,熏花仙这逆来顺受的样子,白衣人既心疼又无奈,心中暗自诅咒着萧炎:“萧炎啊,萧炎,如此天仙般的人儿,你居然会让她做这些事情,你还是男人吗,看来当年我看错你了,我就不该退缩,将熏儿让给你。”

 熏花仙可不知道白衣人的想法,此刻她的脑海里只知道,要怎么让自己幼的菊花下那壮的巨,随着最初的生涩疼痛感慢慢消失,熏花仙也慢慢加大了摆动的幅度,风老的巨渐渐没入,苦尽甘来的时候到了。

 风老也感觉到熏花仙的反应,遂俯低身子,右手抄起熏花仙的美,左手则绕过来伸到口,挑逗着那粒感无比的小红豆。

 身上的感部位被风老上下其手,让菊内的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涨酸麻,巨的每一次深入,刮擦着感的肠壁,带起的阵阵麻充实感,从美中心涌向上直达脑后,让熏花仙不住微张小嘴,发出阵阵让人神魂颠倒的娇声。

 而巨的每一次离,那种空虚瘙的感觉,却让熏花仙有些抓狂,渴望被填望让她猛摆蜂,不住的向上耸翘,只求背后的大芭更快更深的入进来。

 熏花仙便在这空虚、足的感觉替中,像大海中的孤舟一样,被望的打得晕头转向。

 “恩…好爷爷,好人儿,得熏儿好舒服…现在…熏儿不疼了…深点,熏儿里面…好…再深点…就是那里…好舒服啊…”熏花仙的叫声不绝于耳,动作也愈发狂野,不在足与单调的前后摆动,而是不时的左右扭摆,又或转着圆圈套,光滑柔软的频频撞击着风老的间,带起美妙的

 风老原本是蹲着马步,保持着部悬空,但随着熏花仙动作的加大,自己时不时被熏花仙的美顶得一晃,有些难以保持平衡。

 风老不得不扳住熏花仙的柔弱香肩,踮起脚尖。到得后来,熏花仙求不的一记猛撞,风老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双脚离地,骑在了美上。

 而熏花仙却未察觉,风老心中暗喜,干脆放松下来,让自己整个儿骑在熏花仙身上。风老这一放松,熏花仙终于察觉到“啊,爷爷,你怎么骑上来了啊?”

 “呵呵,乖妮子,你刚才不动得好嘛,爷爷这点重量,堂堂斗尊还受不起?”风老干脆耍赖。

 “坏死了,爷爷,”啊…好长…好…涨啊…到熏儿肚子里来了…“熏花仙本抗议,但风老却不给她机会,跨骑在熏儿上,大力动起来。

 此刻风老就如同在骑马般,不过骑的却是一匹美的小母马,这样的美小母马可是男人的梦想啊。白衣人也被眼前这香无比的一幕搞得兴奋无比,刚刚发过的巨又变得坚硬无比,只好努力的动着。

 在熏花仙卖力的抛动中,风老如同登仙般快乐,下那一双修长又不失感的美腿紧紧并拢着,白花花的美在半空中,自己那黝黑壮的巨间的菊里。

 每次离都将美人儿的菊带得外翻出来,菊下面的儿,早已充血肿不堪,红的颜色宛如一只刚剥开的鲍鱼般粉可口。

 随着上面巨儿不住的往外冒着汁,发出靡的水声。这般帝王般的享受,持续了许久,风老渐渐的抵受不住,关不稳,就

 “妮子,爷爷要来了…”风老怪叫道。“啊,爷爷想到哪里。”听到风老怪叫,熏花仙立刻问道。

 “当然是小里。”风老发在即,有些管不住嘴。配合着风老拔出巨,再全,熏花仙被火热的巨烫得娇躯猛颤。

 “恩…好深啊…爷爷…熏儿好舒服…大…大芭一下子得那么深…恩…好烫的大芭…碰到了…呜…到熏儿花心里来了…酸死了…呜…酸死熏儿了…”

 叫让风老再也忍受不住,开始今晚的第二次猛烈发,与此同时,管的白衣人也开始了

 不过这次他忘记用衣服罩住巨,猛烈出的噗噗的全到衣柜的门上。“什么人…”风老大吼道,也不管自己仍在,弹身而起。

 极快的飞扑至衣柜前,大手一挥,斗气震间,衣柜里的白衣人如同小般被风老拎了出来。熏花仙慌乱间,飞到上,刚刚用被子勉强遮住玉体,看到风老手中那人的面貌,惊呼出声。

 “林修崖?”(全书完)  M.iBMxS.com
上章 斗破苍穹之花宗秘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