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娼姬菲琳娜 下章
第26章 这么耻嗕事情
“不!不要听她胡说,她在骗你,我是真的菲琳娜,看着我,再看着我呀!”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菲琳娜疯狂拉扯着铁链,却被赶上来的几个大汉死死按住。她好想告诉他真实,但无奈口闻丝不动,发不出一点声音。

 “殿下,现在还来得及,请您以大局为重!”贝里催促道。“贝里,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背叛我,为什么?”

 菲琳娜已经被突如其来的背叛击晕了头脑,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她疯狂地摇着头,撕扯着四肢发出声响想要吸引库恩的注意力。

 她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计划的的确确已经成功了,但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如此的结果?库恩呆呆地望着眼前不断扭动挣扎的女体,他伸出手,但很快又缩了回来。

 他开始慢慢向后退,一步又一步,安快步走到库恩的身旁,挽住他的手臂,将他慢慢拉出了街角。链甲磨擦的声音逐渐消失在远方,只留下独自一个人挣扎的菲琳娜。

 “神啊,为什么会这样,告诉我,为什么啊!”菲琳娜内心发出了绝望的哭喊,本来已经散开的人群再一次聚集在她的身边,发出了猥亵地哄笑,他们伸出手一齐扑向雪白的体。

 女孩突然头一歪,陷入了无限的黑暗之中…一个月之后,库拉尔王子库恩顺利回到了他的祖国,从他父亲那里接过了全军最高统帅的印章。

 同月,在同盟军所有人的祝福之下,这位年轻而富有声望的王子牵着他美丽子的小手,也就是索拉王国第一公主,安索拉斯特一起迈入了庄严的大圣堂。

 至此,贝克同盟中最强有力的支柱,库拉尔王国与索拉王国顺利完成了联姻,成为了逆境之中的贝克同盟的一道坚实有力的屏障。

 然而婚后,库恩王子就果断的离开了刚刚新婚过后的子奔赴到了战场的第一线,而他娇弱的子则独自一人留守空房,每天持继不断地为她的丈夫祈祷…

 只是为什么,女孩的脸上总是怀有不安和深深的愧疚呢?至于贝里,凭着独自一人将索拉王国公主拯救出来的功绩,安授予了这个年轻的游戏诗人爵位和封地,而现在,生的他恐怕正于某个贵族之女偷吧,但又有谁在乎呢?***

 故事发生在一个被称为“奥克”的广阔大陆上,在这片大陆的南方存在着无数的小型封建国家,为了面对来自于东方的强敌,这些小国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军事同盟,人们称之为“贝克同盟”

 同盟军30年来,一直顽强抵抗着东方列强的袭击,然而这一切的平衡终于在圣王历766年4月被打破。东方的佣兵国家“盖索克”撕开了贝克同盟的防线,深入同盟国的腹地,洗劫了大量的城市。紧接着东方的军事大国“雷普拉”也紧随其它,他们彻底冲垮了贝克同盟军的军队,占领了诸多国家,而其中“阿蕾诺斯”就是其中之一。

 仅仅三天的时间,曾经风景秀丽的“阿蕾诺斯”就被战火毁于一旦,暴和血腥像一只无形的魔手一样笼罩着这个国家。

 大量的人民被屠杀或者充为奴隶,剩下的难民则过着颠簸流离的生活,而作为统治者的坦米拉王家则几乎被赶尽杀绝,只留下仅存的艾蕾诺斯第三公主的菲琳娜因为美貌而免于一死。

 但这并不意味着怜悯,在华沙这个商业小国这中,这个曾经高贵纯洁的蓝宝石公主彻底沦为一名以出卖体为生的娼妇,任何人只要出得起价钱就可以将这位被喻为艾蕾诺斯之骄傲的菲琳娜公主骑在跨下,将公主那具高贵的体尽情的凌辱和玩

 别有用心者将她蓝宝石姬的美名改成了娼姬,从此娼姬菲琳娜的名声在华沙传了开来。在这个望之城中,只有金钱和权力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这里不会有怜惜和友善存在。

 整整六个月过去了,菲琳娜独自一个人徘徊在无助和孤独的边缘,四周无时不刻都布了恶意和笑的目光,尽管公主一直委曲求全忍受着这非人的一切,并用自已的意志和智慧做出了漂亮的反击。

 然而,就像天上的诸神有意捉弄可怜的公主一样,计划完美的成功了,但却在最后将要得到收获的时刻却出现了她怎么也意想不到的变化,曾经无比信赖的朋友和爱人在关键时刻背叛了她,并将她推入无比黑暗的深渊。

 然而这一切只是个开始而已,诸神根本无意放过这个可怜的女孩,戏还在继续着。监狱,一直以来都是光明所无法照耀到的场所。这是犯罪者的牢笼,也是无权者的地狱。

 大量的囚犯和死囚被关押在黑暗的深处。正义和公理无法在这里得到伸张,法律是统治者的专权,但是…“所谓的民,你不把他们最后一条内扯掉,他们是不会鼓起力量来反抗你的。”罗伯斯慢慢地说。

 华沙的建立并非一朝一夕,如果仅仅只有贪婪的话商人们无法在战之中统治这个国家至今。

 菲琳娜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此刻她实在没有心情理会罗伯斯的发言。女孩简直羞愧地要死,身上只披着几乎完全透明的粉红薄纱,头和女都隐约可见,这种娼妇似的打扮给本就十分人的菲琳娜更增添了一种魁惑般的魔力。

 但她本人可不喜欢这些,她几乎可以感觉到数十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已,他们贪婪地气,一个个冲到铁栏前用力拉扯着铁门,力量如此之大,菲琳娜真怕他们会破门而出。

 “这里的囚犯显然被压抑很久了,这样下去总会有点小麻烦。所以呢,监狱长就找上我,让我把大名鼎鼎的娼姬带过来,来宽慰一下他们扭曲的心灵。”

 一如既往,罗伯斯嘲笑着眼前的公主,一个月前这个女孩给自已带来了几乎毁灭的打击,所幸诸神是站在自已这一边的,始料末及的变化让局势有了根本的颠倒,现在这个美丽的女俘再一次被自已掌握在手里了。

 罗伯斯残忍地笑了笑,他发誓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第二次。愈到深处,牢房间的过道就越窄小,在过道的尽头竖有三圆形的铁柱。

 铁柱与铁柱之间有一些间隔。公主站在前面迟疑了一会儿,罗伯斯就一把抓住她的秀发将她赤的身体紧紧帖在铁柱上面。“啊,好冷,你要干什么?”冰冷的触感让她一震,挣扎着想要离开铁柱。但无奈股被罗伯斯用手紧紧地托住,动弹不得。

 “把你的聪明用在该用的地方吧?看,我们可怜的囚犯们快要疯了,你还不宽慰他们一下?”“不,你想要我干什么?”菲琳娜拼命摇头,虽然隔着铁栅,但四周围上来的囚犯还是让她惊恐万分。

 “真娇情,看,就像这样。”说着,罗伯斯一把抓住菲琳娜厚大的部,很情地捏了一把,然后推到铁柱前面,将女紧紧地帖在冰冷光滑的柱面上。

 “然后就像这样自。”接着他双手托住女孩的髋部上下拉动,女孩娇感的部分紧帖在冰冷的柱面上,带来了一阵强烈的刺,然后不断接触和磨擦让这种刺加剧,菲琳娜紧张地咬着牙关,拼命忍受这种刺

 “不要,我不要在这种地方自,大家都在看着。”无论被侮辱了多少次,菲琳娜那女于生自来的矜持都没有丝毫的磨损和减少,她红着脸拼命的抵抗。

 望着面前不断挣扎动的女体,罗伯斯感觉下面也硬了起来,他爱死她这一点了,那种强烈的女自觉将他的嗜心提升到顶点。

 之前没有任何女人在经历了如此的凌辱之后还能保持这样的情,这是出自于大地母神的信仰?皇家贵族的教养?还是于生自来的高贵品格?他现在可没有心思想这个。

 然而公主终究还是扭不动罗伯斯,她的挣扎开始慢慢变轻,然后一点一点顺着罗伯斯的手势上下滑动自已,不断刺着女

 “噢…”一旁着口水的死囚再也忍不住了,他们已经完全忘住了自已身在何处,纷纷爬起身子,冲到铁栅前,贪婪地盯着面前的雪白体。“对,就这样,很好菲琳娜,你干得很好,很有天份。”罗伯斯笑着。

 然后他伸出另一只手放到公主的背后,接着用力推她,将公主那对丰的美紧紧地夹在铁柱与铁柱之间的夹之中,然后开始慢慢晃动。“啊,这么辱的事情,我做不到。”公主的全身冰冷。“做不到是吗?我想你知道违抗我的下场。”  M.ibMXs.cOM
上章 娼姬菲琳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