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墙外花香 下章
第27章 没想到,
柳珠珠一边回答一边笑着把女儿玉梅轻轻地推到了廖老师的跟前,继续说道“廖老师,这就是我的女儿小玉梅,以后,我就把她交给您了,还得请了老师您多多费心了哟!”

 “好说,好说。”廖老师一边点头回答一边看着柳珠珠的女儿小玉梅。“嗯,这孩子真可爱!”廖老师感觉到小玉梅很是可爱的,他忍不住伸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十分得体地回答说:“您请放心,进了我们一年级4班的学生,就如同是进了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我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一视同仁地对待他们的!”

 廖老师的回答,让柳珠珠感到非常满意,她笑盈盈地对廖老师说道:“廖老师,那我就先在这儿谢谢您了!”“其实,你不用那么客气的!”廖老师连忙摇摇头回答道“教育学生这是我们当老师的应尽的责任哟!”

 柳珠珠看着廖老师感到非常满意,心理学,女儿那个分到廖老师这个班级真的是很不错哟!柳珠珠赶紧把女儿小玉梅推了推,轻声说道:“玉梅,还不叫老师!”

 小玉梅很乖巧,她听见妈妈让她喊老师,赶紧抬起头来看着廖老师轻轻地喊了一声“廖老师”

 “哎…”廖老师牵着长长地尾音答应了一声,马上笑嘻嘻地称赞小玉梅道“嗯,小玉梅乖!过来,让叔叔抱抱!”廖老师同学生家长们闲聊了一会儿,开始给一年级新生发新书了。“嗯。”柳珠珠笑微微地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鼓励她道“玉梅,从今天起你已经是一名一年级学生了,以后不可再再贪玩了,一定要努力读书啊!”柳珠珠看着自己非常懂事的女儿,心里顿感欣慰极了,一会儿功夫,廖老师已经发完了书,她开始给学生们讲课了。自从女儿玉梅从外婆家回来进入镇小学读书以后,柳珠珠感觉到自己比以前忙了许多,再也没有以前那样清闲了。

 每天清晨六点钟,柳珠珠就要起给女儿做饭做菜,虽然,学校离柳珠珠家并不远,不过八九百米远的路程,但是,由于小玉梅上学途中要经过一条大街的十字路口,还要两次横过马路,柳珠珠不放心女儿独自一人去上学,每天上学放学都要亲自接送。

 每天下午,柳珠珠把女儿从学校接回来以后,又要忙着伺候女儿洗澡洗衣,然后开始准备晚餐。等柳珠珠忙完了这些事情,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她又要伺候女儿吃晚饭,晚上还要督促女儿,辅导女儿完成家庭作业。

 因此,每周一到周五,柳珠珠几乎都在围着女儿转,根本没有多少空闲时间,两个礼拜下来,柳珠珠就已经觉得自己累得苟仓的,受不了了。

 晚上,柳珠珠安排好女儿睡觉以后,她坐在边看着睡中的女儿,心里在想,还是把女儿送到她外婆家去吧,反正外婆家也不是很远,上学也方便些!第二天是星期六,女儿玉梅不要去上学了,柳珠珠就空把女儿送到外婆家。

 柳珠珠一边愉快地哼着歌曲一边在心里想,现在好了,女儿玉梅又交给了外婆,自己又可以像以前那样,过一段清闲逍遥的日子了!

 星期六的早上,柳珠珠把女儿玉梅送到外婆家去后,她白天在麻友李晓芳的家里玩了一天的麻将。晚上,柳珠珠刚刚回到家里正在浴室里洗澡,听见她的手机响起了快的音乐声。

 柳珠珠一听那快的音乐声,就知道是手机来了短信了。她赶紧拿过手机一看,果然是她的老同学周宇轩发来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好麻的:柳珠珠,我的好妹妹耶,哥哥好想你哟!

 过来一会儿,周宇轩有发来了第二条信息,内容更麻了:哥哥想你,哥哥想吻你,哥哥想干你!柳珠珠看着麻的信息,心里说,这个周宇轩有股劲,发的短信也都是话!

 她笑着给他回了几个字:周宇轩,男人!咱们明晚见吧!柳珠珠发完这条信息,她担心周宇轩永无休止地着她,就把手机关了,继续洗澡。

 柳珠珠刚刚洗完澡,就听见了笃笃笃的敲门声。玉珍珠想,这么晚了,会是是呢?不会是那个周宇轩吧?她一边想一边问:“谁呀?”门外有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回答说:“柳珠珠,是我,周大平,和你借样东西!”

 柳珠珠一听来人的说话声,就知道是对面房子的周大平。她想,邻里之间平时互相借用物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她就过去打开了房门柳珠珠看着周大平问:“你要借什么东西?”

 周大平嘿嘿地笑着说:“柳珠珠,你不会让我站在门口说话吧?”柳珠珠看着周大平笑了笑,回答说:“那…你进来吧!”

 周大平就跟随柳珠珠进了她家的房门,柳珠珠看着周大平又问,周大平,你说吧,你要借什么东西?周大平看着玉珍珠,的笑了笑,回答说,我想和你借一个碓炕用用!

 周大平看着柳珠珠,笑着说,柳珠珠你一个人在家就不寂吗?柳珠珠回答说,我柳珠珠寂寞不寂寞,与周大平你何相干?

 周大平嘻嘻一笑说,怎么不相干?你柳珠珠感到很寂寞,而我周大平又感到很孤单,我们可以互相足对方的需要啊!

 柳珠珠就用眉眼看着周大平,笑了笑,问道,周大平,你要干什么?周大平笑嘻嘻地回答说,柳珠珠,你说我要对你感什么呢?柳珠珠吃吃地笑道,周大平,瞧你贼头贼脑的样子,你不会是想我吧?

 周大平嘿嘿的笑着说,柳珠珠,瞧你说的多难听!与其说是我要请假你,倒不如说是我们两个寂寞男女通吧,因为你我都是自愿的啊!谁跟你自愿啊?周大平不等柳珠珠把话说完,已经上前一把抱住了柳珠珠并且立刻把她在了沙发上…

 周大平站稳了身子,看着柳珠珠,笑着说道:“柳珠珠,你男人长期不在家里,你一一个人在家里难道就不感到赧寞吗,”

 指着周大平生气的说道:“我柳L-珠赧寞不赧寞,与你周大平叉有何相干呢,”周大平立刻笑嘻嘻地回答现:“怎么跟我不相f了,如果你柳珠珠感到很赧寞。

 而我周大平也感到很孤单,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足对方的生理需要嘛!”周大平,觜里吐出的无退无掩的脏话让柳珠珠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她非常生气地看着周大平怒道:“周大平,你不要在我家现这些脏话痞话,请你立刻从这儿渌蚤吧!”柳珠珠的怒骂不没有让周大平生气,他反而笑嘻嘻地回答现渌蚤就渌蚤,不过,在我渌蚤之情,我还要做一一件事情呢!”柳珠珠当然知道周大平近自己想要f什么了。

 可是,她故意装作很不叫白的样子用眉眼看着周大平,装作很紧张问道:“周大平,你…你想干什么,”

 周大平看着柳珠珠笑嘻嘻地反问道“柳珠珠,你现我想干什么呢。’’柳珠珠吃吃地笑道:“周大平,瞧你贼头贼脑的样子,你不会是想在这大白天的我吧,”

 周大平嘿嘿地笑着回答现:“柳珠珠,瞧你现的多难听啊!马其现是我要你,倒不如现是我们两个寂寞男女通吧,因为你我都是自愿的mf”‘‘准答应过你啦,那个跟你自愿啊,”

 周大平不等柳珠珠把话说完,已经迫不及待地上前一一把抱住了柳珠珠并且马上把她在了沙发上。

 柳珠珠在周大平的怀里一一z皂假意挣扎--z皂娇羞地喊道‘‘周大平柳珠珠有眈‘‘周大平,你一一你不要这样,你驶开我吧f”周大平在柳珠珠的身上,笑嘻嘻地回答现:“柳珠珠,我当然会放量你的,不过,那得等我们做过了之后…”

 周大平一一边回答一一边像一一只极度饥渴了的野兽一一样,急急忙忙地趴在了柳珠珠的身上…

 柳珠珠在林建军的身下吃吃地笑道:“哎呀,林老板,不要…不要嘛…”林建军也马上报以嬉笑,回答道:“你们女人哪,明叫心里非常想着做那件事,觜上却还在现着不要不要,真的好虚伪哟!”

 柳珠珠听了林建军的话,立刻很不高兴了,她刚要想反驳林建军几句,没想到,她的,觜已经被林建军用她的那张大,觜巴给堵住了第二天一一大早,柳珠珠想起家里。  m.IBmXS.Com
上章 墙外花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