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他人老 下章
第108章 冬
她想回去, 她做梦都想回去。

 但他既然已经做出了这么多, 叫她怎么能毫无负担地离去?

 “先生, 你不要再说了。”王韫下心头不断翻涌着的酸涩, “我不会离去的, ”

 荀桢闻言, 抬起眼仔细地端详了她一会儿, 角轻轻溢出一声叹息, “阿韫,我累了。”

 “先生累了就歇息吧。”王韫颤抖着手给荀桢掖好被角,紧接着, 背对着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直了脊背“不论如何, 我都不会离去。”

 她没有看荀桢。荀桢同她说得那些话, 她每回想一句就害怕自己会失控。

 在荀桢平静的注视中,王韫快步推门离开了屋子里。

 李茂冲指出真相, 就像是摧毁了一层假象,没有了假象的掩饰, 自那以后, 荀桢的身子每况愈下,病如山倒,一发不可收拾。

 王韫和荀桢谁也没提当的事。

 病情愈发严重,荀桢却愈加忙碌,他不再去书房, 而是待在房中处理着书院的事,好像要赶在时间来临前把所有的事都处理好。

 王韫在门口徘徊了许久,只是透过门看见他清瘦的身子,提笔时出一截枯木似的手腕。

 荀桢病得这么严重,罗安泰他们也看出来了几分,最不能接受的当数罗安泰和张廷溪。

 方以默难得沉默寡言“由他们去吧,先生的身体我们心里都清楚。”

 一连三王韫都没再见到张廷溪,罗安泰还是回来了,只少年红着眼,沉默不言,只是一件接一件处理着荀桢代他的诸事。没多久,张廷溪也回来了,脾气更差了,冷冰冰地就像颗石头。王韫等人无法只能把张廷溪托付给齐靖善。

 齐靖善或许是他们中受影响最小的,也或许只是,良好的礼仪风度,让他们看不来任何隐痛。

 期间林惟懋也来过一次,当初王韫对林飞花的父亲兴趣不可谓不大,如今,只是见过了,内心再没什么波动。林惟懋保养得很好,算是个有风度的老头,见到王韫时,他眸中出惊讶之,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在李茂冲的调养下,荀桢的身体慢慢地恢复了不少,笑起来也有了初见时的样子。

 王韫等人脸上也有了些笑意,但内心究竟是什么样,每个人心里都清楚。

 ***

 九月初,大学书院开学,大学书院建在山上,临湖。管理方法和课程设置同王韫当初所想并无太大差别。

 当时大儒齐聚,不少荀桢昔日的同僚也来祝贺。

 开学初,四方学子便慕着书院的名头纷纷赶来,车马堵了山路。

 王韫望着人来人往的景象,瞧着站在书院门前一抹清瘦的身影,心里不知是喜还是难受,同站在她身侧的卢恺之说了一句,便一人走到了后山。

 后山山峰上有一座八角亭,名曰以德。

 如今已经入了秋,太阳依然高高地悬挂在天空,好在山上树木丛生,清幽静谧。

 书院按照荀桢的预想开学了,也意味着如今再没有什么事能拦住他离去的步伐。

 现在想想,她和荀桢相处竟然都没到一年时间。

 胡乱想着相处的点点滴滴,王韫一步步往山上爬。

 当初上巳节,声笑语犹在耳侧,衣袂翻飞,拊掌大笑,如今,形单影只,茕茕孑立。

 站在以德亭,向下望,可以俯瞰整个书院,看见湖水碧波浩渺,看见巍峨高山,看见远处隐隐约约的人家。

 王韫站了很久,此时山顶只有她一人,没有了当飞落的玉笛声,安静地只有呼呼地风声。

 山中无甲子,人间月长。

 书院开学初,杂七杂八的事都堆叠在了一起,忙得人分身乏术,但好在,有罗元亨他们的帮忙,日子也慢慢地回到了正轨上来。

 既然已经开办了书院,人多眼杂,王韫便不好再和他们一道儿去上学,书院早晚是要招收女学生,只是不是现在。

 在荀桢的主持下,书院内也兴办了校报,此举在京中引起不小反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热议。

 王韫站在书院内,每听着书院的钟鼓,学子们的朗读声,望着身着白袍素衣的学子们来来往往,心中总有种恍若置身虚幻的错觉。

 荀桢也终于有了片刻的空闲,王韫抓紧着每一分每一秒寸步不离地陪在了他身侧。

 有时候,王韫能听见荀桢弹琴,很有那么点“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的意思。

 她都不知道荀桢会弹琴。

 荀桢手一顿,脸上顿时带了些尴尬的歉意。

 更多时候,两个人在屋子里下会儿棋。

 棋子相撞发出琅琅清响,王韫投子表示认输,她真下不过荀桢,她虽然也会点围棋,但平常也就下下五子棋,和荀桢下棋压力太大了,布局机深,不愧是混官场的。

 “哈。”荀桢心情很好地轻笑了一声,抬手抹了棋盘上的棋子。

 窗外的竹影投落在棋盘上,光影织,黑白混作一团,

 收拾好了棋奁棋秤,王韫和荀桢一起走出了屋子,屋外种了一片竹林,李茂冲不太乐意荀桢住,觉得竹子太清幽,住久了对身体心境都有影响,荀桢淡笑不语,李茂冲没法子,也只能由他去了。

 “天马上就冷了。”臂弯里搭着一件鹤氅给荀桢罩上,王韫感叹了一句。

 一场秋雨一场寒,下了几场雨,灼热的温度终于降了下来,新凉初至。

 “先生,马上就要冬天了,你能陪我过完这个冬天吗?”王韫望着竹林呵了口气。

 此时,已至傍晚,天际归鸟扑腾着翅膀远去,红在竹林中慢慢西沉,鼻尖仿佛可以闻到极其细微的寒意。

 荀桢裹着鹤氅,宽大得鹤氅显得整个人愈发瘦弱,就像眼前萧萧不胜寒的疏竹。再也没初见时的丰姿隽,望上去就像个再平凡不过的老者。

 又有谁曾想到,眼前的人曾是个霞姿月韵的少年。

 “好。”没有多余的话,荀桢轻轻答道。

 只是,荀桢还是失言了。

 大概是深秋的时候,窗外秋风萧瑟,墙角的黄花都开了,清冷如霜的黄香织浮动。

 王韫和荀桢面对面跽坐着下棋。

 除了下棋,也没什么别的事能干了,荀桢的身体前不久才大病了一场,今忽然好了不少。书院的事如今都托付给了罗元亨。

 他神色泰然自若,一双眼好似又回到了当初的清明。

 “你的棋艺又长进了不少。”落下一颗子,荀桢微笑着夸赞。

 “都是先生教的好。”

 “阿韫。”

 “嗯?”

 对方停顿了半晌,才开了口“若我离去了,便真正只剩下你一人了,你要…好好地听茂冲的话。”

 王韫没有说话,沉默地又落下一子,一来一往间,竟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李茂冲说的是对的。

 一局罢,却是王韫赢了。

 “我赢了,先生。”王韫看着摆得当当的棋盘,难以抑制心头的喜悦,抬起头就轻笑出声。

 然而,对面却迟迟没有答复。

 王韫垂在手侧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心痛地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啮咬着她的心,泻出断断续续的呜咽,终于忍不住化为嚎啕大哭。

 他就静静地靠在窗前,指尖拈着的棋子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身上的鹤氅被窗外的秋风轻轻吹动,从窗外吹入的黄叶落在了他发间,他安静得就像是合眼小憩了片刻。

 王韫颤抖着手,拿开荀桢发丝间的落叶,弯捡起落在地上的那枚黑子,放入了棋奁中。紧接着,垂头轻轻地在他毫无血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就好像生怕惊动对方。

 眼泪一滴滴地滴落在荀桢清瘦的脸庞上,王韫心伸出袖子耐心地抹干净了,却不料,一滴滴的眼泪跟着打了他的脸颊,擦了又了又擦。

 只是,他再也不会睁开眼,嘴角含着抹笑意望着王韫,轻轻地再唤她一句“阿韫。”

 窗外的飞鸟掠过天空,倏忽便消失在晚霞中。

 先生,夕阳正要落下去了。明天就是立冬了,冬天就要来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什么都不说(捂嘴)

 不如低归去兮,风清月朗啊_(:з”∠)_  m.IbmXs.COM
上章 男主他人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