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他人老 下章
第105章 前世
而王韫面前的王琳, 却是神情一滞。

 王琳开不开心, 王韫不关心。她要钱更有另一层原因, 兴办书院开销太大, 如果能借此敲诈王琳一笔, 将会节省不少的花销。

 “我答应你。”话虽如此, 王琳脸上并没有什么欢喜之

 “二姐不愧是南王府的人, 说话果然痛快。”既然王琳已经答应了她, 王韫也没提究竟要多少了,王琳此人心高气傲,说到便一定会钱送到, 而且数目绝对不小。当下,她也没含糊,直接把记还给了王琳。

 王琳拿到记并没有马上翻看检查, 而是手指轻轻摩挲着书皮, 似乎在怀念,又似乎只是稳定情绪的一种手段。

 王韫没时间再和她耗下去了,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如若不是她和王琳在外人面前还维持着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她现在早就甩甩袖子跑了。

 “二姐, 你的录我已经物归原主,从此以后,我希望我们能桥归桥,路归路。”王韫面色真诚,她是认真的, 把录还给了王琳,就代表着她切断了和王琳的最后一丝联系,从今往后,王琳过得怎么样就和她再也没有一钱关系了。

 王琳并没有接话,只是凝视望着王韫。

 眼前的王韫看上去竟然十分陌生,和她记忆里的人简直有了天壤之别。

 她记忆里的王韫,飞扬跋扈,恃宠而骄,常爱作她。

 王韫的父亲王高涣虽只是谋了个清贵的官职,却胜出她父亲许多,她的母亲老太太嫌弃是商户女,管家的事都交给了王韫母亲张氏。

 再加上,王高涣又是家中幼子,更是使得三房向来便得老太太偏爱。尤其是王韫,前世的王韫,虽然任,却极为依赖老太太,和她弟弟嘴又甜,在她们姐妹中惯会讨老太太心。

 而她,向来不喜欢人情往来,也不爱笑,用当时王韫的话来说,便是“死人脸”和老太太的关系自然也不咸不淡,谈不上多亲密,但也能称得上正常的祖孙关系。

 当时的她和王韫关系最差,许是王韫看不惯她的傲气,许是她嫉妒羡王韫所得到的万千宠爱,明明是姐妹,两人的关系却更像仇人。

 她心里也明白,若以后嫁了人,她的夫家断是比不上王韫的。老太太早有意让她同表哥定亲,表哥对她的意思王琳心中清楚得很,无意的人是她。

 她不甘心如此,却无可奈何。

 直到,三月的一天,王家的女眷们去了趟京城外的长生寺。

 长生寺始建于前朝,香火鼎盛,狭窄的山路上,往来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

 也是在长生寺外,她第一次看见了纪景晟。

 他脊背直,身材修长,站在斑驳的树影下,能隐约瞧见一张俊美刚的脸。

 当时她跟着老太太等人,自然是不可能在此多留。

 小沙弥引她们去了客房,她待在客房里,想着方才的惊鸿一瞥,本来麻木的心此刻却猛地一跳,她按着口,垂眸思索了半天,也无法平静。

 再见纪景晟是在寺内。

 当时,她嫌客房里太闷,也兴许是抱着再见他一面的心思,一个人漫步在寺庙内。

 就在不经意抬眼的刹那,王琳又瞧见了他。只他一个人,站在寺院墙下,天际夕阳如血,飞鸟还巢,晚风微凉。僧人敲着晚钟,雄浑的钟声响彻山林,恰如她心头的悸动。

 初见,悸动,再见倾心。

 她不敢上前,只敢远远地站着,这么瞧上一眼。

 然而,就在她恍神的刹那,不知何时,王韫已经站在了纪景晟身侧,同他相谈甚

 王琳神情一变。她虽不喜欢人情往来,但并不傻,王琳清楚地明白,王韫脸上的神情是爱慕,而那人面上如冰似霜的气度却淡化了不少,眼中甚至带着微微的笑意。

 王韫似是和纪景晟一见如故,两天时间来,总是瞒着老太太结伴同游。

 她心里又妒又恨,浓烈的情绪波动让王琳自己也不由得吃惊。这让她做出了一件事,也是让她前世最为后悔的一件事。

 她去寻了老太太,把王韫和外男亲密游的事统统告诉了她。果不其然,老太太震怒,马上就叫来了王韫问话。王琳明白,要是王韫见到自己,怕是从此要记恨上她。

 就在她待在房中,正为自己的莽撞惴惴不安时,前去打听的丫鬟却告诉她,老太太和王韫在屋子里不知谈了些什么,出来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本该重责的事,轻轻地就放下了。

 她只能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只要老太太愿意,此事可大可小。老太太自然舍不得她的宝贝孙女,只是,她今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果然,老太太当时虽是夸了她懂事明理。但为了抹平此事,把她叫来时,却是不轻不重地斥责了她一句,说王韫已经都同她解释了。

 “琳儿,你什么都好,只是有时候,未免有些太过小气。”

 王琳垂头不语。耳畔是老太太说她拿姐妹清白当儿戏。

 老太太心里已对她存了嫌隙,在她心中,她恐怕已经是嫉妒族妹的恶人。

 等秋天时,便传出来了王韫和纪景晟订亲的消息。

 此时,她才明白,原来当初老太太什么都清楚,只是为了王家,她什么也能做得出。

 放下手中的绣活儿,王琳仰头看了眼天空。

 正午的光刺眼得很,刺得她眼睛生疼。也正是在那一刻起,她决定了,她一定要去争,一定要去抢,她不信命。

 她至今都记得清楚,那年元,她同王韫等人一起去看灯,中途,王韫故意趁着人多丢下了她,任凭她一人在人群中着急地四处寻找。身旁没有同伴,也没下人跟着,她的脸给她招来了祸事,一伙地痞无赖住了她,他们不敢有大动作,却如同讨厌的苍蝇,说着些污言秽语,就在她再也无法忍耐时,她看见了纪景晟。

 纪景晟出手救了她。王琳本来以为自己会说不出话来,但她没有,她冷静地几乎出乎了她的意料,她甚至在看见纪景晟背影的刹那,信念一转,就故意扯下了自己的衣物,出光滑白皙的肌肤。

 此事闹得很大,王韫被老太太重重责骂,关到了祠堂。

 她躺在上,看着上的雕花。

 姑娘家的身子既然已经被人看了,在旁人看来无疑是一桩丑闻。

 她用自己的清白赌了件事。

 只可惜,事情并没有完全按她预想的发展。

 老太太依然把王韫嫁给了纪景晟,却又在和南王府的商议下,没过多久,让纪景晟纳了她。

 姐妹共侍一夫的美谈顿时在京中穿得沸沸扬扬。

 她自甘为妾,就是赌,总有一天,纪景晟会爱上她。

 只是,她又赌错了,纪景晟同王韫琴瑟和鸣,根本容不得她足。

 这一错,盘皆输。

 她是在一个冬日死去的,窗外的梅花开得正

 当时她已经罹患恶疾,病痛身,她静静地靠在榻上,回想着自己的一生。

 她子傲,她这一生,一直在和王韫计较,到死她都不能释怀。

 如果重活一生。

 如果重活一生…

 罢了…

 王琳眼神一黯,今生已经如此落魄,又求什么来世。

 死时,倒没她想象中的凄惨,该来的都来了,走得倒也体面,毕竟南王府未曾苛待于她。

 她本以为自己这可笑的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想,这一睁眼,让她又会到了幼时,当时,她还小,王韫还小,一切都还没发生。

 而她也下定了决心,既然老天爷真的要她重活了一世,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走上前世的路。

 耳畔忽然传来了王韫的声音,把她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一抬眼,便对上了王韫诡异的目光。

 王韫她是不知道刚刚王琳忽然陷入了回忆,她只看见王琳像呆了一样,站在那儿不说话也没表示,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一个答复。

 “二姐,时间不早了,我先行离去了,去得时间太久,旁人怕是要生疑的。”胡乱找了个由头,王韫决定告辞。王琳刚刚看她的眼神,看的她身体发。也不是阴冷的眼神,就是一种和复杂很怀念,又夹杂着一些别的情绪。

 直觉告诉王韫,她要是继续在这儿带着,可能会接触到一些她不想接触的事。

 王琳没有拦她,只是在她转身的同时,忽然沉声说了句话。

 “四妹,你当真和以前不一样了。”

 王韫步子一顿,继而毫不犹豫地走出了王琳的视线。

 就在王琳看不到的地方,王韫默默翻了个白眼。

 她当然不一样了,她本来就是不原装的。

 作者有话要说: 呼!写得我肾虚。

 终于把王琳的事代完了,后文也没她出场了。这一章写得我画风都不对了→_→  M.ibMxS.cOM
上章 男主他人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