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他人老 下章
第95章 期限
李茂冲虽然冷着张脸, 但并没有直接冲着王韫和荀桢发脾气, 王韫问他吃不吃辣有什么忌口, 他也全都耐心的答了。

 脾气差了点, 人却很好, 口味也和荀桢很相似。

 她能说他不愧是荀桢的朋友吗?

 按着李茂冲的口味点了些清淡的食物, 三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王韫很想问个清楚, 他是来带荀桢回去的吗?他们什么时候走?但她害怕。

 王韫心中叹了口气, 终于在李茂冲搁下筷子的一刻问出了口。

 “道长,你是来带荀桢回去的吗?”

 荀桢和李茂冲齐齐抬起头看着她。

 王韫顶着两个人的目光,坦然地直视着李茂冲。

 李茂冲望着她, 好像在想写什么又好像没想,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了口, 冷硬的语气难得柔和了下来, “是。”

 “你们什么时候走?”

 还没等李茂冲开口,荀桢竟然失礼地抢在了他前头, 垂眸低声说“日子尚未确定。”

 李茂冲掀起眼皮瞥了眼荀桢, 并未开口说话。

 半晌, 李茂冲才开了口“桢干,你想要再逗留多长时间?你可知你…”荀桢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愧之“我知晓, 只是你能否再给我几天时间?”

 “你想要几天?”李茂冲问。

 荀桢沉思了一会儿,阖上双眼苦笑“三天吧。”

 “那便三天。”李茂冲不再看荀桢,转而把视线移到了王韫身上“抱歉,因为桢干任,只能在叨扰娘子三天了。”

 王韫就这么看着他俩敲定了时期,中途也没上一句话,面对李茂冲只能干巴巴地哦了一声。

 她能做什么吗?她啥都不能做。

 她很想跟李茂冲说,说什么叨扰,荀桢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三天、三十天、三百天都行,甚至几年她也不介意。但她说不出口,王韫看出来荀桢压力很大,她能察觉出来是因为她,她这话要是一说出口,就是平白地给荀桢继续增添压力。

 荀桢在那儿有自己的父母家人朋友,有自己的抱负和志向。要是他留在这儿,一个黑户,身份证户口都是问题,即使解决了这些事,没有学历他能做些什么,搬砖吗?即使有一份工作,王韫也不愿意看到他每天做个小职员碌碌无为地度过平庸的一生。

 王韫刚好复习到了《逍遥游》,说得文艺点儿,她觉得荀桢就是鲲鹏,不该困在这里,在他那儿他才能施展出自己的才华和抱负,把荀桢留下来太自私了。

 荀桢要是离开了,说不定她学习还能有点进步,好歹能静下心来学习了,考上个重本都不一定。

 想通了这些,王韫的心情也稍稍释然了点儿,对李茂冲说“没事,不就是三天时间吗?今天是5号,也就是你们9号离开,这段时间,刚好我就带你们转转吧。”

 李茂冲冰块似的脸难得融化了“不必了。”王韫竟然也从他眼睛里看出了点歉意。

 “估计以后没见面的机会了,不转转多可惜。”说这话的时候王韫感受到了荀桢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王韫没敢看他“我们这儿还有趣的,你们看看不亏。”

 明明自己难过,为啥她就觉得对不起荀桢啊,王韫内心哀叹。说白了其实都是荀桢的锅吧,好端端地穿越过来,又突然要离开。

 李茂冲没说话,王韫也觉得她刚刚说的什么“估计以后没机会见面了”太沉重了。可她说的是事实,时空又不是筛子,想穿越就能穿越的。这么一想来,她很好奇李茂冲是怎么过来的,又是怎么要把荀桢带走。

 还有心情好奇这些,王韫很佩服自己。

 不问以后就问不到了,王韫干脆就问出了口“道长,你是怎么过来的?怎么知道荀桢在这里?荀桢又是怎么过来的?你要怎么把他带回去?”

 李茂冲愣了一会儿,完全没想到王韫还能有闲心问这些,顿时面色有些复杂,但也依言回答了,就是说了一大堆王韫不知所谓的古文,听上去很有点神的意思。

 听了半天王韫才听懂一点儿,好像是什么几十年前有个穿越前辈赶上了一次很难得的现象,机缘巧合就穿越到了他们的世界,他的穿越导致时空出了点问题,多了点漏,荀桢倒霉,在家读书读得好好的刚好中奖就穿越过来了。荀桢家人发现他失踪急得团团转,李茂冲是个道士又是夜观星象又是算卦什么的,终于知道了缘由,自己就亲身上阵打算把荀桢带回来,再把一切都引回正规。

 “万物自有其序,不可轻易扰,桢干既已成为变数,故而不论如何我都要将他带回去,不止是为了这些,也是为了桢干的父母。”最后,李茂冲一本正经地下了总结。

 王韫呵呵地笑了笑“呃…厉害的…”其实她是没太听得懂。

 她现在愁的是怎么安排李茂冲的住处,和荀桢挤一张沙发也太挤了,看来她回家得翻出一被子给李茂冲打地铺。

 高大上的事情她听不太懂,也不想去搞懂,只想思考当下所面临的难题。

 吃过晚餐,回到家里,王韫询问了李茂冲的意见,李茂冲表示不介意打地铺。王韫放了心,拎着拖把到了水池边就去洗拖把。

 “先把地拖一遍,然后把冬天里的棉被翻出来,夏天虽然热,但是打地铺还是容易着凉了。”

 王韫一边洗着拖把一边想着,突然察觉到有人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她没抬头,她知道是谁。

 “王韫…”这温柔得好像春风化雨的声音除了是荀桢还能有谁?

 王韫专心致志地和拖把进行着奋战“怎么了?”

 对方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抱歉,”他顿了一顿“这段日子以来实在是麻烦于你了。”

 就猜到荀桢会说这些了。

 王韫拧上了水龙头,干笑了两声,转身面对着荀桢“你说这些干嘛?太别扭生分了吧。”

 拖把布条了水又又重,拎起来有些费力,王韫拧了两遍还是哒哒地往下滴着水。

 王韫:“帮我拧下拖把。”

 荀桢听了没说话,轻车路地起了袖子,出白皙的手臂。王韫看他手臂上的肌微微鼓起,不由得感叹间的差别,不管怎么样,一般情况下,男生的力气还是要比女生多一点儿。

 和荀桢相处的这段时间来,拖把一直是荀桢帮忙拧的,他要是走了,王韫还真找不到一个帮她拧拖把的人了。

 “待会儿我把客厅的地拖一下,给你朋友打个地铺。”

 “嗯。”“这三天你打算干什么?”

 荀桢跟李茂冲要了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很长,好像可以干很多事情,但有时候又很短,好像什么也干不了。

 荀桢:“我想…再看看这个世界,以后怕是不能再有机会了。”

 “好啊,刚好今天是星期四,星期五我有课,”王韫笑了一下“就算你要走,星期五我也不可能逃课的,你星期五和李茂冲好好看看吧,周末我请了自习带你们去转转。”这么一看,她发现自己竟然能这么理智,就是面对着堪称生死诀别的情况,她也不敢逃课。王韫都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热爱学习。

 要是老宋知道了,肯定会好好表扬她。

 开玩笑,逃了一天的课要是错过了课上复习的知识点怎么办?她现在高三,最重要的还得是高考。

 谈恋爱什么的以后肯定还是有机会的,她长得又不丑,只要想单肯定能单。等以后考上了大学找个男朋友说不定很快就能把荀桢忘了。

 荀桢也微微一笑“无妨,学业最为重要,明天我和茂冲两人也可以。”

 王韫没想到她和荀桢竟然这么平淡地就聊起来了,她还以为荀桢要走的时候她会歇斯底里的哭成狗。

 “那就这样吧,你来拖地吧,”王韫把拖把到荀桢手里“我去把被子抱出来。”

 和她生活时间长了,荀桢的生活技能也得到了全面的提升,王韫抱着被子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荀桢和李茂冲把地板拖得干干净净,能支使两个封建势力的代表,王韫还是很自豪的。

 视察了地板发现没一头发后,王韫满意地点点头,把被子放在了地上。

 有荀桢和李茂冲的帮忙铺起被子来的速度快了不少,但王韫还是嫌弃这两人有点碍手碍脚,时不时就能踩到被子,把王韫气得直瞪眼。

 铺好了被子,王韫望着李茂冲拍拍手,咧嘴一笑“好了,这就是道长你这三天临时的了,委屈你了。”

 李茂冲:“…”作者有话要说: 王韫:我不在乎,学习最重要,我爱学习  m.iBmxS.com
上章 男主他人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