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他人老 下章
第89章 看火车
王韫是靠着荀桢醒来的, 身上盖着的薄毯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到地面上。

 她这是和荀桢靠着睡了一夜?

 荀桢还没醒, 闭着眼, 呼吸绵长, 睡得正

 王韫望着他的睡颜又一次看呆了, 纤长的眼睫立的鼻梁, 白皙的肌肤, 和往日温柔有礼的他不一样,现在的荀桢睡得毫无防备。

 稳住稳住!

 王韫忙移开视线,默默吐槽论熬夜古人是比不过她这个高三学生的。

 顾忌着荀桢, 王韫也没敢有什么太大的动作,他轻轻地把荀桢的头扶正,触手的发丝柔软, 带着些凉意, 王韫弯把地上的毯子捡起来给荀桢盖上。

 做好了一切,王韫伸手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时间还早,慢慢收拾一下去学校时间足够充裕了

 昨天写作业写到一点多又和荀桢玩了那么长时间的手机游戏, 窝在沙发上睡了, 王韫伸个懒都能听见骨骼吱呀作响的声音,身上又酸又疼。

 王韫从没这么轻手轻脚过,慢慢地像个幽灵一样,踮着脚,几乎脚不沾地的飘进了卫生间, 洗脸刷牙,飘进了卧室,换好了衣服。

 去买个早餐回来也还来得及。

 收拾完毕,王韫揣着钱就出发了。吃不准荀桢是吃素包子还是包子。豆沙包、黄包、包和素包王韫都买了点,还买了两杯豆浆和两个茶叶蛋。

 她要不要买点面条什么的,回头煮面条给荀桢吃?

 她自己一个人住平常就是去外面吃点饭,接着就去上学,也没想那么多,现在荀桢和她住一起,王韫就有点蠢蠢动地想要自己做点饭。外面的饭油太重了调味料放得也太多了。

 荀桢和她吃饭的时候,虽然没有出挑食的意思,但王韫也留意到他多夹了几筷子少油的菜

 一回家,荀桢也已经醒了。

 正好不用叫他起来。

 见荀桢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王韫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来吃早饭。”

 把包子和豆浆摆好,荀桢跟着王韫坐下。

 王韫把包子推到他面前,指着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包子“香菇青菜包、包、豆沙包、黄包你吃哪一个?我推荐你吃黄包,特别香。”

 荀桢微微一笑“那便黄包吧。”

 看着荀桢伸手夹了黄包,王韫了口豆浆。

 和荀桢吃完了早餐,也差不多到时间了。他帮着王韫收拾好了餐桌,王韫把豆浆被子扔进垃圾桶里“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学校看看?总是闷在家里也不好。”

 清晨的光宣而下,荀桢眉眼柔和“好。”

 轻轻地一声好,听得王韫汗都炸起来了。

 荀桢这么无条件的听她的话,不论是答应和她去学校还是吃黄包,都让王韫不知该拿他怎么办了。

 “呃…那…走吧。”

 出门前,王韫不忘嘱咐他“你可能不能进学校,就是上学路上走走,等我周末放假了,我就带你好好转转。”

 她在一个小县城上学,绿化非常好,空气质量也非常好。王韫就没感受过出门戴口罩的体验,不过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几天,学校里有不少女生戴上了口罩。

 因为时间充裕,王韫特地带荀桢绕了点路,太早去上学把荀桢抛下太过分了。

 “你不是路痴吧?”

 “何谓路痴?”

 “就是不认识路的意思,你能记住我们这一路吗?我要去上学,没法送你回来。”

 荀桢环顾了眼四周,点了点头“许是可以的。”

 王韫带着荀桢绕的路上有一条铁路,到达的时候,铁栅栏却落了下来,电瓶车、自行车、行人都被挡在了铁栅栏后,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站在一旁。

 “卧槽!我们碰上火车了!”王韫面带喜地拉着荀桢跑到铁栏杆前“你看看!火车是我们这儿另外一种交通工具,和你看到的汽车不一样,除了火车我们还有高铁、飞机,飞机就是在天上飞的,能载人,像个胖肚子大鸟…”王韫断断续续地低了声音给荀桢科普。

 没敢讲太大声,是害怕被旁边的人听见,当作傻看待。

 “叮叮叮”的声音隐隐约约地响起,接着便听见了一阵悠长的鸣笛声。

 王韫往火车来的方向看去,一缕缕袅袅的黑烟浮现在碧蓝色的天空,能瞧见车头上亮着的白灯。鸣笛声越来越大,驶来的是一辆蓝绿色的老式火车。

 “卧槽!”王韫看见火车的一瞬间,没忍住口就是一声卧槽“ND5!”

 “我们运气太好了吧!”

 ND5是美国通用电气公司运输系统商业分公司制造的,中国在1984年-1986年进口,已经服役了很多年了。

 王韫不懂火车,但是也听说过“大老美”的名声,她知道又DN5在这条铁路上跑,也一直想看看,可惜她也不是火车一直赶不上时间,没想到今天这么巧就碰上了。

 荀桢:“你看起来很高兴。”

 王韫:“当然高兴了!这火车叫DN5,跑了很多年了,基本都要被淘汰了,很难见到的!”

 悠长的鸣笛声越来越近,绿色的车头拖着灰色的车厢缓慢驶来,间伴着哐当哐当的声音。

 亲身面对冒烟的内燃机车是一种难言的震撼。

 王韫和荀桢肩并肩站着,几乎忘记了呼吸,夏天早晨的太阳有些晒,晒在皮肤上暖暖的,王韫还是起了一身的皮疙瘩。

 行人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王韫是看着ND5有种穿越几十年前的恍惚,面前的火车就像是一个服役多年的老兵,背负着多年的荣耀面临着要被淘汰的结局,缓慢而坚定地从她面前走过。

 荀桢是第一次直面工业文明的震撼,和汽车带来的感受完全不同,更和轿子马车有天壤之别,荀桢望着一节节灰扑扑的车厢,内心几乎掀起排山倒海似的涛。

 这个世界带给他的震撼太大。

 他第一次知晓原来人力能做到如此,能驱动如此庞大的物体,这来回一趟将能负载多少货物。

 ND5慢慢驶去,铁栏杆也被重新打开,电动车也紧跟着一辆辆地驶过。

 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撞击着心脏,她扭头看了看荀桢。

 荀桢显然还没缓过神来,他的眼神追随着已经远去的火车,不知在想些什么。

 “荀桢。”王韫轻声喊住了他。

 “嗯?”荀桢蓦然回神。

 “你看呆了?”

 荀桢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第一次见,故而有些吃惊。”

 王韫想到前不久做历史题的时候,做到了关于火车的选项,引用的材料就是申报对当时人们第一次看到火车时的记载“皆面对铁路,停工而呆视也。或有老妇扶杖而张口延望者,或有少年荷锄而痴立者 …或牵牛惊看似做逃避之状者…”

 这么想着,王韫鼻子突然一酸。

 要是她一个人看到ND5她可能会喜悦会激动,但不会想现在一样这么感,究其原因,便是她身边站着荀桢,这个从数百年前的旧时光中而来的古人。是封建农业文明和现代工业文明在她身边发生了鲜明的碰撞,更掀起了一股对祖国的难言的感情。

 就好像她现在直面了历史似的,这种复杂的感觉,她一辈子都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王韫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对着荀桢说“要是春天来看,更好看,这儿有些油菜花,春天油菜花都开了的时候,特别文艺小清新。”

 荀桢微笑不答。

 “走吧。”王韫率先提起步子,往铁路上踏“得快点了。”

 “好。”

 等到学校时,已经来了不少学生,陆陆续续地往学校里走。

 荀桢没穿校服,颜值又看自然吸引了不少学生的注意力,但生活不是电视剧,不可能会有人捧着脸说好帅好帅,大多都是淡淡地看了两眼,就转身进了学校。

 王韫转身对着荀桢“我要进去啦。”

 “去吧。”

 荀桢站在阳光中,每一发丝都好像在发光,王韫突然冒出了一句“你要不要下午来接我?”话一出口,王韫就后悔了,太突兀了,让荀桢来接她,她又不是小学生。

 想不到的是,荀桢毫无困扰之,温言答应了“好,我该何时来此?”

 王韫没想到荀桢能答应她的要求,当下眉眼飞扬“你看表,我晚上五点放学,你提前十分钟来就好了!”

 “那我便四点五十来此等你。”

 王韫听了几乎差点晕倒在学校门口。

 太犯规了,人这么好就算了还长得这么好看。

 “那我走啦!”王韫往校门口走了两步,回头看荀桢正站在校门外注视着她。

 王韫脸一烫,朝着荀桢挥了挥手“你路上小心点!”她喊得声音有点大,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目光,王韫转身逃也似地跑进了学校,喊这么大简直就是当众羞Play。

 就因为和荀桢说好了,这一天上课的时候王韫都没什么心思,光等着下午放学了。

 等下午放学,王韫跟着尹雯雯说好了不陪她一起去吃饭了。

 尹雯雯可能是被她上次跳车跳怕了,也没强拉着。而是爽快地点了点头“行了,我知道了,你要走快点走吧。”

 “我真怀疑你谈恋爱了,王韫,”尹雯雯问“你该不会真是谈恋爱了吧?”

 “没没没!”想到少年清雅的面容,王韫慌忙摆了摆手,脸上却没出息地一点点发烫。

 卧槽她脸肯定红了,太没出息了吧。王韫内心小人哀叹。

 尹雯雯面带狐疑“真没吗?你脸好像红了。”

 王韫:“没…热的…”

 “行吧,估计你也不会谈,我就想不出来你谈恋爱的样子。”

 王韫讪讪一笑。她确实一直没对什么男生表出过不一样的感情,可能是标准太高了,对于喜欢她的男生,王韫向来是冷漠以对,既然不喜欢他们,就不会和他们在纠,对她好也对喜欢她的男神好。

 不过…现在可能有点不一样了。

 和尹雯雯告别,王韫飞快地往校门口冲。

 校门外人汹涌,王韫还是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荀桢。

 他站在夕阳下,眉眼如画。一轮红悬挂在天边,霞光绚丽动人,万物都被披上了一层蝉翼似的温柔的薄纱。

 王韫放慢了步子,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被薄纱温柔地罩住了。

 简直想冲着夕阳和人群放声大喊“呜呜呜荀桢小男神!你太苏啦!”

 作者有话要说: 啊…羡慕王韫_(:з”∠)_

 嘤嘤嘤我也想有个男神和我看一次ND5  M.IbMXs.COM
上章 男主他人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