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他人老 下章
第58章 无责任番外 二十年
时节, 江南草长, 春风骀

 崔季宁醒来时天光正好, 暖暖的青光斜斜地宣了一地, 洒下一地细碎的光影。

 她缓缓翻身下, 拿起侧挂着的蓝白相间的衣裳。

 掐指一算, 她已经在大学书院呆了有两个年头了。

 崔季宁出生京中不值一提的小吏家中, 家里有数个兄弟姐妹, 与其他姐妹不同的是,她打小就爱念书习字,姐妹们聚在门外踢毽子时, 她便一人端坐屋子里念着些枯燥的圣贤书,梦想着有一能去大学书院念书。

 大学书院是大晋最负盛名的书院,由当年的大儒荀桢致仕一手创办。

 大学书院二十年来弦歌不绝, 群英荟萃, 聚集了不知多少大晋的才子,寒门到士族子弟往来其中游学, 不论家世,但论贤能才学。

 三年前, 在荀夫人和当今内阁大学士罗安泰的努力下, 大学书院终于正式开始招收女子。

 崔季宁听闻此消息后欣喜若狂,不顾家人反对,关门苦读一心备考大学书院。

 崔季宁平生尊敬的人不多,其中荀夫人算作一个。

 她的母亲对此嗤之以鼻,提起荀夫人时往往提起她的族姐——南王妃。

 她常常以南王妃作榜样教育崔季宁, 教导她女子要三从四德,嫁给一个和南王一样的好夫君,生儿育女,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

 “荀夫人虽有些才学,但年纪轻轻便守了活寡,实非女儿家的好归宿,后你便收收心吧。”

 崔季宁不答,南王妃和荀夫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她的姐妹们梦想着当下一个南王妃,而她则更想做荀夫人。

 书山学海,山高水长,此番一去便回不得头了。

 想到要和其他姐妹一样困于宅子里,提防着姨娘和丫鬟,争着生个儿子,崔季宁就一阵害怕。

 最终她不顾父母阻拦,留下“人各有志”的字信,一意来到了大学书院学习已有两年。

 崔季宁伸手理了理裙上的岫玉牌,想到两年前幼稚的自己,她不住轻笑。

 抱着今要上的书踱步出了室内。

 书院内人来人往,穿着蓝白相间衣衫的学子沐浴在清晨的光下,忙忙碌碌。

 明便是大学书院办学的第二十个年头,听闻,今荀大人以前的学生都会来。

 荀大人去世已有十多年,传言荀大人去世时,有个道士高唱着不知名的歌,驾着只白鹤闯入葬礼,带走了荀大人的棺木。

 此事颇有些传奇,在京中传得甚广,有好事者甚至叹道,荀大人是假死被神仙带去修道了。

 崔季宁向来是不信这些的,人死如灯灭何来去修仙问道。

 比起修仙问道的鬼神之事,她更好奇荀大人本人,可惜她当时年纪尚小,无缘得见大儒的风采,但一想他的学生弟子,也能窥得一二荀桢的风姿。

 如今得荀大人真传的弟子有六人,荀夫人也是其中一个。

 荀夫人和荀大人的故事,在京中即便是垂髫稚子也知晓一些。

 十八岁的荀夫人嫁给六十的荀大人,在相处了短短几年,荀大人便溘然长逝,独留荀夫人一人。当时京中不少人等着看荀夫人再嫁,但二十多年来,荀夫人一直独身一人,主持着大学书院,未曾有再嫁的念头。

 如今荀夫人快四十了,温柔可亲,京中有缘得见荀大人的老人都叹息,荀夫人活得和当初的荀大人有些相似,似乎是活出了荀大人的样子。

 王家有二女,一人荀夫人,一人南王妃。

 好事者常间其二者优劣,引东晋尼姑的话来评判二人“荀夫人神情散朗,有林下风气;南王妃清心玉映,自是闺房中佼佼者。”

 崔季宁想着想着,往前走了两步,一阵喧嚣吵闹声传来。

 崔季宁轻皱眉,好好地什么人在书院里喧哗?

 她心里有些不

 抬眼一瞧,瞧见的竟然不是什么其他人,而是书院的学子们,他们一群人包围着些什么人,端得是水不通,时不时有学子抱着书,呼朋唤友,急急忙忙赶来。

 崔季宁随手拽了一个往前跑的年轻学子问道“抱歉,打扰你了。不知可否告知我前面是?”

 年轻学子被她冷不妨拽得有些恼怒,但瞧见是个姑娘,高扬起的眉头一落,收敛了面子上的怒意,耐心答道“前面是罗大人和卢大人!”

 “罗大人和卢大人?他们这么早便来了?”

 年轻学子见崔季宁生得标致,心下的不耐烦早已消散得一干二净,反倒主动问道“谁知晓呢?同学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前面瞧上一瞧?”

 年轻学子指的正是当今的两位内阁大学士罗安泰和卢恺之,他们都是荀大人的学生,三十多岁就入了阁。学生时是同窗做了官是同袍,两人继承了荀大人的遗志,如今正联手在大晋上下主持变革。

 荀大人的学生,罗安泰和卢恺之官居一品,罗安泰大权在握。如今朝中划分两派,一派是世家大族,主张保守,一派是寒门弟子和新贵,主张变革。

 崔季宁正好也对罗安泰和卢恺之感兴趣,当下便点了点头,和年轻学子一道儿往人群中跑去。

 她个高,隔着乌泱泱的人头踮起脚也能瞧见一二。

 人群中央的两个中年人,俱都美姿仪,被一干激动的学子包围着。他们行步翩翩,言行温和,竟看不到一丝内阁官员的威严。

 年轻学子看着两人忽又叹息道“也不知齐大人今来不来此。”

 崔季宁古怪地看着年轻学子,问道“你敬佩齐大人?”

 年轻学子面带兴奋之“齐大人此人自然是值得我等敬佩的。”

 崔季宁闭口不言了。

 如今朝堂之上,变革派的首领是罗安泰和卢恺之,而保守派的首领却是两人昔日的同窗,出生高门的齐靖善。两派彼此倾轧,斗争烈。

 崔季宁出生寒门又是女子,站着的自然是罗安泰和卢恺之,而眼前的学子看起来似乎是出生士族,站在齐大人阵营无可厚非。

 大学书院学风自由,学子也比其他书院奔放些,寒门和士族因着意见不合动辄大打出手已经是常见之事了,崔季宁也曾经掺和其中,砸了两本书,但此时此地显然不是争论的好时候,只好闭口不提。

 学子未察觉到崔季宁的情绪,自顾自道“只可惜张大人是不能来了,自张大人贬官至今想来已有两三年了罢。”

 年轻学子提到的张大人,崔季宁知晓一些,正是前些年内阁阁老张恒玉的孙子张廷溪,如今贬官在外。

 他子傲直,难以接受昔日同窗好友,如今针锋相对的事实,两年前在朝中得罪了人,罗安泰等人回护不得,被贬去了岭南。

 荀大人的弟子,有的人官居高位,有的人仕途失意,有的人子承父业经商,有的人辞官隐居。

 当年的同窗,如今各安天涯,知零落。

 崔季宁每每想到,不唏嘘。

 年轻学子断断续续地念着,突然,人群发出了一群动,年轻学子住了口,面带困惑“发生何事了?”

 崔季宁茫然地摇头“我不知。”

 其中不知谁吆喝了一声,高声道“齐大人和荀夫人来了!”

 人群自发让出一条可供人通行的空地来,打中央果然走来两人,其中一位美髯玉面的中年文士,穿曳地袍。一位美妇人,眉眼平和,温柔可亲。崔季宁定睛看去,颇好奇他们之间的相处。

 罗大人和卢大人只是静静地看着来人。

 “不愧是入了阁的。”崔季宁叹道。

 美妇人和中年文士不疾不徐地走到两人面前。

 中年文士半晌才勾拱手笑道“罗大人,卢大人。”他玉树临风,姿态杰伟,笑起来是不输俊美的少年。

 罗安泰和卢恺之也都报以一抹笑容“嘉仪,师娘。”

 美妇人忽地也眯起眼笑了“好久不见了,我刚从有荣那儿来,才碰到嘉仪提起你们,不想你们竟然早来了一步。”

 人群看着对视谈笑的四人,莫名其妙地你看我我看你,噤若寒蝉。

 崔季宁轻声问出了一个萦绕在众学子心头的问题“他们…不是政敌吗?”

 年轻学子思索了一刻,突然抬首拊掌哈哈大笑道“想来今都是荀大人门下弟子。”

 崔季宁凝眸看去,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香风,长空下飞花漫天。

 四人言笑共游书院,自然温和。

 崔季宁想着想着也眯起眼轻轻地笑了起来。

 是啊都是荀大人门下弟子,只是如今已无缘得见荀大人的风姿了,不知到底是何等人物呢。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番外,先生死后的二十年,和正文无关,正文HE

 其实我很想写阿韫爬的番外哈哈哈

 本来想写得一点的,最终还是写得暖的,在别人看来阿韫和学生们苦的,实际上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m.IBmXs.Com
上章 男主他人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