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他人老 下章
第51章 后宅
折芳起初不愿意回答, 在王韫的再三追问下,才犹犹豫豫地答道“我…也不知晓是怎么回事,就是各位姐姐她们不知道都怎么了, 就是不愿意和我一起玩了…”

 折芳委屈道, “不玩便不玩,偏又说那些话。”

 王韫招了招手,示意折芳走到她跟前, 拉住她胖乎乎的手。她和雪晴留很少让折芳做些重活, 故而折芳的手胖乎乎白的不像个丫鬟,更像哪家娇生惯养的小姐。

 听折芳的这么一说,王韫心中的猜测已经对了八九不离十。

 她不动声地捡了些好吃的糕点到折芳手里,拍了拍她的手, “你先去玩吧,出去之前喊留到我屋里来。”

 听王韫找她, 留来得很快, 随口安慰了折芳两句, 便急急往王韫屋里赶。

 甫一踏入门槛,便出声询问道, “姑娘,可有什么事吩咐奴婢吗?”

 她来得有些急, 口上下起伏着,白净的脸蛋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看起来像是从什么地方大老远跑过来的。

 “你先休息一下吧。”王韫指着屋里的一把椅子问道, “你从哪儿来的?”

 留道了谢,走到椅子旁坐下,掏出一方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揪着手帕歉疚地笑了笑“我从厨房那里来,之前看姑娘总是抄抄写写的,寻思着吩咐厨下煮一碗银耳红枣羹,给姑娘吃。”

 “嗯。”王韫问道“我想问你件事,你看折芳平里都爱和哪些人玩儿?”

 留诧异道“姑娘问这些做什么?”

 “你尽管告诉我便是。”

 留点了点头,放下手帕,专心回答王韫的问题“折芳平里不大爱和我还有雪晴一起玩,倒和府上两三个洒扫丫鬟玩得不错,但她们都不在院子里伺候,再多些我便不知晓了,我和雪晴平里要处理院子里的事,忙起来也顾不上折芳。”

 王韫看着留,皱眉道“你们平里很忙吗?”

 她这么一问,留苦笑道“姑娘怕是不知,荀大人清正廉洁,府上能支使的下人太少,这么大一个宅邸交给我们,忙起来难免有些晕头转向的。”

 听留的说法,若留说的是真的,她都不知道留和雪晴会这么忙。

 “你可知晓那两三个洒扫丫鬟叫什么?”

 留沉思了会儿,慢慢答道“一个叫桂叶,其他两个叫梅蕊和小莲。”

 王韫盯着留看了一会儿,直把留看得不自然地揪紧了手帕,才闭上眼,抬手自己的额头,呻/了一声。

 折芳的事她大致明白了,她答应带折芳出去,而折芳一时太高兴抢了他人的活干,她年纪小想不到这么多,只想着帮其他人多干点活。想不到的是王韫对折芳的偏爱本就引起了他人的不和嫉妒,再加上折芳又抢着干活,难免有越俎代庖之嫌,四处手,使得他人心生厌恶。

 和折芳玩的好的三个小丫鬟也都一起排挤起折芳来。

 而留又是擦汗又是揪手帕的小动作,兼之眼神带着些闪躲和愧疚,看起来折芳的事她肯定也知道一点。

 容王韫她推断一下,她的心腹是雪晴,又偏宠小的折芳,留夹在当中不上不下,既不争不过雪晴,也舍不得对折芳发作,面对折芳被排挤时似有所觉,但最后也就是睁只眼闭只眼含糊着过去了。

 都怪她平里光顾着练字和书院,完全忘记了自己名义上担着女主人的称号。天天想着些张廷溪和岑零、王琳啊等人,忽略了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的后宅。

 荀桢府上的后宅虽然干净,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难免有点小摩擦和小矛盾,也难怪荀桢说他思虑不周。

 王韫想着家国,想着干出一番事业,却想不到自己打小就听到过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故事,把府上的事全都抛之脑后,做了个撒手掌柜。

 王韫长长地叹了口气,自己院子里的事都处理不好,还想着处理什么书院的事。

 王韫中学时只做过课代表、副班长、学习委员一些不咋管人的官,即使管纪律,王韫也是高冷地把捣乱人的名字记到本子上,女生不咋记,男生记得比较多,一是女生都很乖,二是女生之间事太多。总而言之大家都是同学,即使真记了也不会发生什么过的矛盾。

 现在不同往日,又是女孩子之间的矛盾,管理起她们来对王韫而言真的有难度的。

 又不是学管理的或者天生具有管理才能。张氏曾经带着王韫学习了一段时间,王家下人们的关系也是复杂得很,牵一发而动全身。王韫更加佩服穿越文中的主人公,能把后宅整治得服服帖帖,而自己实施起来的时候,发现完全不像小说中那么容易。

 “总之先安抚好留吧。”王韫愧疚地想道,她忽略了留的感受是她的锅,甩都甩不掉。

 至于怎么安抚…

 王韫纠结了半刻,最终对着留笑了笑,轻声道“提起折芳的事,我要带折芳出去一趟,你大概也知道了。”

 “奴婢知晓。”

 “我一去要三天,要是府里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你们跟着我时间长,比起他人我更信任你们。”此话说得不假,在这府中除了荀桢,她最信任的就是雪晴留她们,王韫双眼直视着留,诚恳道“你们跟了我这么久,雪晴子太实诚,没什么心眼,但你不同,我知晓你细心体贴,有一颗七巧玲珑心,我离去的日子只能拜托于你多加留意了。”

 王韫言罢,心中忐忑。

 她从没把雪晴和留她们真正当作奴隶使唤,更多的像是上司和员工,当然只是她一厢情愿的认为。

 她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行得通,留她只能暂且安抚着,等后再慢慢开解她。

 对于留王韫不好直接指责,只能交给她一个只有她自己能做的任务,来表达自己对她的重视,希望留能知晓她这么做的用意。

 留听了王韫的话,言又止“姑娘,奴婢我…”

 “奴婢我子愚钝,此事还是交给雪晴罢。”

 王韫摆摆手,笑道“我相信你。”

 此话一出,留不再推拒,脸上顿生坚定之,她站起来,福了一福身子道“姑娘相信奴婢,奴婢不会辜负姑娘期望。”

 王韫看得一阵别扭,她不太习惯用这种方式去收买人,太累人也太功利了。心里想着是上司和员工的关系,她却也利用了留对她的忠心,不然,她这种方式还真不一定能行。

 “就这么说定了,”王韫又道“留,你去叫桂叶她们来,我有事要问她们。”

 “是。”

 “诶!等等!”

 “姑娘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先去喊桂叶,等会儿再喊念茵来。”

 趁着留出去找人的时候,王韫给自己倒了杯茶,端起来抿了一口。

 自己这些日子来忽略的事还得自己解决,幸好有荀桢启发了一句,不然等她院子里真闹出什么事她才能想起来,因此她更要处理地好好的给荀桢看。

 桂叶等人不像留,她们和王韫没接触,王韫既不能打亲情牌,也不能太凶,要是太凶了估计她们恨上折芳都不一定。

 就是怎么这么麻烦!

 王韫倒在桌子上默默哭泣。

 ***

 桂叶、梅蕊、小莲年纪和折芳差不多大,当她们像一排小葱一水栽在王韫面前时,王韫怎么看怎么像小升初的小妹妹们。

 可惜人生际遇的不同,导致她们那么小就入了府中做丫鬟,不可能像现代的小妹妹们一样,在父母怀里宠着。

 看上去都是小妹妹,王韫也没放松,毕竟现代某些零零后都厉害的,更别提在后院里长大小小年纪就上班的,要说她们没心眼,王韫不信,但要说是有什么可怕的心眼,王韫也不信,大概也就是早了点。

 王韫和蔼地笑了笑问道“你们便是桂叶、梅蕊和小莲?”

 三个小妹妹紧张极了,垂着的两只手似乎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推出了一个个头稍高点的小丫鬟。

 “回夫人的话,奴婢是桂叶。”个头稍高点的看上去是她们当中年纪最大的,穿着件粉的裙子。

 桂叶一答话,另外两个也各自上前。

 王韫笑道“你们的名字起得好,是…”她干咳了一声,有些憋不住笑“老爷给你们起的吗?”

 荀桢老爷太违和了哈哈哈哈。

 “就是老爷给起的。”小莲不知道王韫在笑什么,也跟着笑道。

 “嗯…你们知晓吗,你们的名字可都是一首词里的,”王韫笑着,慢悠悠地念道“梅蕊新妆桂叶眉,小莲风韵出瑶池。云随绿水歌声转,雪绕红绡舞袖垂,好听不好听?”

 在王韫有意识地安抚下,三人紧张不安的情绪顿时消散了不少。

 王韫和她们寒暄的空档,念茵刚好到了院子里,王韫就吩咐桂叶她们下去。

 桂叶她们见到念茵踏入屋里,显然都有些怕,偷偷瞥着念茵不敢吱声,听到王韫的吩咐,虽然疑惑王韫到底喊她们干嘛来了,但全都如蒙大赦地退了下去。

 王韫对着念茵笑道“我叫你来是想吩咐你一件事。”

 念茵福身道“夫人请吩咐。”她的脸上毫无疑惑之,想必是留再来的路上已和她说得清楚。

 王韫道“你看到退出去的这三个小丫鬟了吗,她们年纪小不懂事麻烦你多提点她们些。”王韫想得很简单,她嫁进来的时间不长,三个小丫鬟似乎都是家生子,她不好直接对她们做些什么,只能喊她们来,故玄虚地吓唬她们一下,再借管事的念茵小惩一下。

 “小小年纪到底是从哪来的这么多心眼?”王韫吐槽。

 荀桢信任念茵昭儿等人,王韫也信任荀桢的眼光,交给念茵她放心的。

 念茵闻言,脸上浮现出了然又歉疚的神色“是我管教得不好,叫夫人烦心了。”

 王韫摇了摇头“你年纪不大,做得已经很好了。”

 把荀桢府上管理得井井有条,光这点,她就要和她多学一学。

 作者有话要说: 写这章的时候总有种吾家有女初成长的感叹。

 不过阿韫现在还不够成。总有人骂阿韫蠢,阿韫不蠢,只是之前缺少代入感,总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观察世界,这点先生帮她走了出来,她也不怕王琳,对于王琳更多是三观不同避之不及。之所以有人会这么认为大概是我描写的锅。  m.IBmXS.Com
上章 男主他人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