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他人老 下章
第38章 助攻
荀桢听了轻轻地笑了。

 王韫瞧着荀桢嘴角柔和的笑意, 整个人像只煎饼瘫到了桌面上,唉声叹气。

 荀桢如此,她真是对温柔的人毫无办法。

 “小友?”荀桢拍了拍煎饼。

 “有。”王韫苦笑“反正都被先生看干净了, 给先生拿去也无妨。”

 荀桢笑道, “那我在此便多谢小友了。”

 荀桢果然如他所言,把王韫私藏的小本子拿走了,王韫眼睁睁地瞧着桌上的书被荀桢拿得一干二净, 一本都未给她留下。

 他俯身把书细心地放在身侧, 又空对王韫道“我明要见一位好友,给你们放一的假,小友若是无事不妨出去走走。”

 叫她出去走走?

 王韫愕然。

 纵使因为穿越前辈的蝴蝶效应晋朝社会风气开放包容, 但是荀桢主动叫她一个已婚妇女出去走走是不是有点太古怪了。之前上巳节王韫可以理解为荀桢是体贴她刚刚成亲,带她去散散心。

 现在叫她出去走走, 王韫只能想到, 荀桢是不是为了见他的好友, 故意支走她。

 “先生?”王韫疑惑地问道。她暗自打量着荀桢的神色。

 他的神色坦然极了,好像真是为了王韫好。

 “去吧, 无事的。”荀桢宽慰道,他想了想, 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末了又补充道“你们不妨趁此时机帮帮子卿。”

 要他们帮张廷溪追妹子?!荀桢是要他们来当助攻啊!

 想到张廷溪黑如锅底的脸色, 她心头盘旋的疑虑听了荀桢的话顿时一扫而空,王韫乐不可支地点头答道“好,我明便同子慎他们商量。”

 张廷溪要是知晓了他最敬爱的先生对他感情的事这么上心会感动到一塌糊涂,继而更加对荀桢死心塌地吧?!

 王韫被自己的脑补逗笑了,荀桢瞧着王韫也静静地微笑。

 蜡烛发出“噼啪”的细微爆裂声。

 “小友。”凝视了王韫半刻,荀桢突然冷不防地唤了王韫一声。

 “嗯?”

 荀桢一只手伸入宽大的袖内,摸索了一会儿,拿出来一只鸦青色的荷包放到了王韫面前“小友明拿去给自己买点自己想要的物什吧。”

 零花钱?

 王韫目瞪口呆。

 她看了看面前竹枝纹的荷包,又看了看荀桢,内心挣扎了一会儿,艰难地吐出了五个字“我不缺钱的。”

 哪里不缺钱?王韫很缺钱,穿越前缺,穿越后也缺钱。

 她虽然接手了荀桢府上的庶务,但她清楚自己和荀桢不是真正的夫,对荀桢府上的月例都不怎么好意思手。

 再者,她是一个俗人,钱当然是越多越好,为了她后的生活,她也要多多存钱,免得有朝一,风云突变,她不做准备到头来措手不及。即使现在钱不花,她存着钱放那儿单看着也舒心。

 对于靠夫婿靠兄弟的想法,王韫一直不敢苟同,在她看来,即使夫婿和兄弟再好,人情之间的事,也不是一个好字就能轻易处好的。古代的夫婿可以纳妾,兄弟后也有自己的家庭。不是她不信荀桢和王鹤轩,她只是抱着一个现代女基本都有的正常心态,王韫不是女强人,也不是菟丝花。靠墙墙会倒,靠人人会跑,只有靠自己才是最安心的。

 虽然她缺钱,但是她和荀桢关系摆在她面前,她可以笑容面地调侃荀桢是她男神,至于家人,王韫打心底不这么认为,所以叫她接受荀桢的钱就像是平白接受了别人的钱一样难受。

 王韫不要。

 荀桢蹙了蹙眉,收回了荷包,低声道“抱歉,是我冒失了。”

 王韫:…

 荀桢是不是以为她感到被钱侮辱了所以才不要的?

 不,其实她一点儿也不感到被侮辱。

 长辈们给她岁钱的时候她从来都是嘴上说着不要,衣服上的口袋却很诚实,长辈非要把钱往她口袋里,王韫也就意思意思拒绝一下,实则暗自里偷笑。

 要是荀桢是她爸,不是别人,她恨不得荀桢能拿钱糊她一脸,可惜荀桢不是她爸,她和他也不是亲人之间亲密的关系。

 荀桢心有愧疚,王韫忙摆手解释道“不是如此。”她支吾了两秒,和荀桢学习把话题岔开“先生,你明要不要先去找大夫来看一眼再去见好友。”

 撇开张廷溪和荷包的事不提,荀桢刚刚咳嗽得那么撕心裂肺,她真的有点担心。

 见王韫眼中毫不掩饰地关切之,荀桢眉头稍稍舒展,笑道“多谢小友挂心,我那好友懂些岐黄之术,明正好把请他替我瞧上一瞧,把事一并解决了。”

 “先生的好友是大夫?”

 “是道子,”荀桢莞尔“李茂冲你可有印象?”

 婚礼上的老道士,画中的年轻道人,荀桢特意写了“狗拿耗子”寄给他,王韫当然有印象,而且印象特别深刻。

 他看起来仙风道骨的不像是骗人的神,加之又是荀桢基友,王韫放下心来。

 她相信荀桢看人的眼光,观画中的样貌和现在的样貌,两人相估计快四十年了。之间的感情当人不是王韫一个刚结识了不久的“小友”可以置喙的。

 只要李茂冲不是做些符纸泡水之类奇奇怪怪的事,王韫也不会多说些什么。

 ***

 第二荀桢果然给他们放了一天的假。

 “我今有要事需处理,你们便不用来了,若无什么大事明再告知我,若有急事,”荀桢看了王韫一眼,收了书“你们便告知含玉吧。”

 荀桢走得干净利落,留下了一屋子懵脸的学生。

 王韫因为提早知晓了此事神色非常淡定。

 而底下的其他人从数脸懵到不可置信再到喜不自胜,神情一变再变。

 从古至今,放假都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何况是白得的假期。面对放假,罗安泰他们一干别人家的孩子都不能免俗,再喜欢学习,放松一下也无伤大雅,本来就是少年心,整埋头苦学太闷得慌。

 王韫往书袋里赛书,脑子里却在想昨荀桢要他们帮张廷溪追妹子的事。

 她打小就乖,同龄人高中甚至初中的时候就有了小男友小女友天天恩恩爱爱的,她孤苦伶仃的到了大学,都一直没尝过恋爱的滋味,也不知道助攻该怎么当。

 不知道方以默愿不愿意帮张廷溪追妹子啊,他们两个冤家,叫方以默主动去帮张廷溪追妹子,王韫更有理由相信方以默能做出当着妹子面诋毁张廷溪等等无节的行为。

 她想的出神,隐约听到有人在轻声唤她。

 “含玉!含玉!”

 王韫停下了赛书的动作,扫视了一圈青房,便瞧见方以默站在卢恺之罗安泰身侧朝她招手。卢恺之和罗安泰是他们抄书四人组扎堆凑一起不奇怪。

 奇怪的是…

 王韫的视线落到了他们中一位芝兰玉树的翩翩少年身上。

 齐靖善怎么也和他们站到了一起,他不和张廷溪一起了吗?

 发现王韫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到他身上,齐靖善不闪不避,非常有风度地对王韫点头示意“含玉。”

 王韫拎着书袋慢地走过去,死鱼眼地盯着方以默。

 方以默面带笑容,神清气地拍手笑道“含玉,我们方才商量了一件事,你要不要同我们一起?”

 他面笑容,眉头高挑,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自得之

 王韫饶有兴趣地问道“何事?”

 方以默把王韫拉到身旁,低声道“先生今给我们放了一天的假,我们不如去帮张廷溪忙?”

 王韫诡异地打量了方以默一眼,她刚刚在想到底要怎么才能说服方以默他们同她一起去当助攻,现在方以默却主动凑上来。

 王韫保持着死鱼眼“你?帮张廷溪?你是在逗我吗?”

 方以默笑容一垮,不地瞪了王韫一眼“含玉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难道我在你心中便是如此无情无义?”

 “张廷溪虽然如此待我,但我却不能如此待他。我们相处已有两三载,他无同窗之情,我有同窗之情,既然他现在有心仪之人,我们也理当帮他一把,也不负三载来的情谊啊。”

 “你不要同我说你们今要出去为张廷溪的事出谋划策?”

 方以默看上去真有此意,王韫内心却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方以默该不会真的想做出毁人姻缘的事吧。

 她伸手狠狠拍了一下方以默的肩膀,方以默一时不察被她拍得一个踉跄。

 “我信你才怪,你莫不是真要做出毁人姻缘的事吧,我同你说你可曾听过‘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方以默扶着卢恺之站稳了,大呼冤枉“含玉你如此想我便是你的不是了,我好心帮忙,你们却如此待我,再说张廷溪的为人,即便是毁了他的婚,也是为了人家女儿好,他脾气真不是寻常女子能受得了的,人家含辛茹苦教养的女儿,要是嫁了她才是平白无故地遭罪。”

 他松开卢恺之的胳膊,一把搂住罗安泰的脖颈,指着罗安泰对王韫道“我要是女子,要嫁定不会嫁他,定会嫁给长庚,长庚子温醇,不比张廷溪好?”

 罗安泰无辜中,白皙的两颊顿生红云。

 王韫无视了眼前基情四溢的画面,默默翻了个白眼道“若人家两情相悦,你也能做出拆人婚姻的事?”

 “若是他们两情相悦,我当然不会如此,我要是明知道了他们两情相悦再这么做,不是缺德吗?我家从商,对这些事最为注重,缺德的事断不会做。”

 方以默巴拉巴拉扯了一大堆,有理有据。

 他说得越来越激动,勒着罗安泰脖子的手也勒得越来越紧。罗安泰被他勒得有些不来气,却又不好意思出声打断他的长篇大论,只能尴尬地看看方以默,又看看王韫等人,一双眼就像小狗一样含求救之意。

 卢恺之最先看不下去,上前把方以默勒着罗安泰脖子的手扯下。

 方以默正说得起劲,冷不妨被卢恺之这么一打岔,整个人懵地看着卢恺之,眼里是你在搞事情之意。

 王韫:“你要是女子不是要嫁长庚吗?你后的夫君快被你勒死了,得多亏安康救了他,不然你如此狠心,后可得守寡了。”

 方以默面容僵了一瞬,松了手,但是不到两秒,又没脸没皮地搭上了罗安泰的肩膀,笑道“我怎么舍得,我这不是松开了吗?”

 罗安泰脸色爆红::…

 和张廷溪科打诨也问不出她想要的,王韫放弃了和方以默交流的想法,转而去问正正经经的卢恺之和齐靖善。

 “你们就如此相信子慎?”王韫虽然是问两人,但却不偏不倚的看着齐靖善。

 抛下张廷溪和方以默混在一起,齐靖善就不怕张廷溪锤他一顿再和他割袍断义吗?

 “嘉仪你和子慎混在一起,就不怕子卿会恼你?”王韫含蓄地问道。

 齐靖善是知礼的世家贵公子,王韫面对他也不像面对方以默那样直白。

 齐靖善愣了愣,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怕,子卿的子真有可能恼了我,”他叹道“但我需盯紧了子慎,我若放任子慎闹,只怕他更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到时候就不是子卿恼我如此简单了,只怕是两人之间更加水火不容。”

 冒着被张廷溪误会的风险也要为张廷溪着想!妥<男主他人老> M.ibMxs.cOM
上章 男主他人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