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他人老 下章
第28章 心上人
“韫儿, 你从老太太那儿回来了?”王高涣见到王韫多问了一句。

 王韫颌首, “爹爹。”

 “回来了,老太太有些累,方才刚歇下, 我没有多留。”

 王高涣也点点头“老太太累了就不必打扰了。”他转头对着荀桢道“荀大人。”

 王鹤轩见到荀桢踏入室内,从张氏怀里跳出来,一双乌黑的瞳仁滴溜溜地转着,盯着荀桢。

 荀桢丝毫未感到冒犯,反而弯下, 和他视线持平,失笑道, “翎儿?”

 王鹤轩脆生生道, “姐夫!”

 王韫不忍直视, 一个垂髫的孩童叫一个鬓角斑白的老者姐夫。

 荀桢笑道, “翎儿今年多大了?”

 王鹤轩不怕生, 昂着脸道“七岁。”

 荀桢听了摸了摸王鹤轩额上的软发,略一沉“以后你可愿常来看看你姐姐?”他笑道, “待你再大一些我教你念书可好。”

 王韫和王高涣张氏都惊呆了。

 荀桢想要收翎儿为学生?

 张氏望向她身侧的王韫,王韫回以一个我也很懵的神情,荀桢不像是因为她才想要教翎儿, 她苏味儿没那么重,能苏到荀桢,被荀桢苏一脸还差不多,难道是翎儿真有什么被荀桢看中的地方?

 王韫诡异地看着王鹤轩。

 王鹤轩不知道其他人的心思,他盯着荀桢又看了片刻,王韫真怕他冒出一句我不要之类的话,要是王鹤轩真说出来了,王韫一定会按着他的头着他说出我爱学习。

 所幸王鹤轩不蠢,甚至有些鬼精灵,他点了点头,神色颇为郑重“好!”荀桢笑道“那便一言为定。”

 王高涣忙道“这…”荀桢直起身子,毫不在意地笑道“我瞧着翎儿聪明伶俐,颇合我眼缘。”

 王高涣忙又弯身道谢。

 ***

 按习俗,王韫落前就要和荀桢回到府上。

 此番回门,王韫不再想当初出嫁时一样难受,当时受吹锣打鼓的环境影响,不知荀桢是何人,未来渺茫。

 荀桢待她极好,她刚刚又坦然地面对了她以前不愿意面对的一切。现在她就是无事一身轻,望着父母和弟弟虽有不舍,但不至于暗掉眼泪。

 同众人一一分别,又抱了抱弟弟。

 她留意了人群,未看见王观珏。

 荀桢含笑道“走吧。”

 云外斜忙下楼,晚霞如火,绚丽的霞光中含着的灰色象征着时间已经不早了。

 傍晚的余晖斜斜地照入起了帘幔的轿中。

 踏入轿内时,王韫一弯,揣在袖子里的香囊正好从袖口滑落,落到了荀桢脚旁。

 一双手捡起了香囊。

 王韫:…

 正是想什么来什么,刚刚心情太快,以至于忘记了香囊的事。

 荀桢果然是不在意,他只是略微吃惊地睁着眼,很快又平静下来,脸上甚至带着些笑意“小友,此物?”

 王韫被他笑一阵窘迫“此物是我的黑历史。”

 “黑历史?”

 王韫从荀桢手中重新接取回香囊,到袖中,故作洒道“我以前曾经爱慕一位郎君。”

 她把荀桢当作一位很好说话的长辈,提起喜不喜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倒是荀桢听了她大大方方地说起这话,微微一愣,扭头干咳了两声。

 王韫:…

 失策,忘记荀桢是个古人了。

 荀桢平里总是霁风朗月,悠闲自若,除了上次荀桢忘记了书有些尴尬外,就再也没见过有什么能令他失态的事,即便是她和荀桢被方以默等人藏在柳树后面偷窥,荀桢的反应也是格外淡定,王韫对荀桢此时的反应有些新奇。

 “先生?”

 “嗯?”转头温和的笑,一副好好听小辈说话的模样。

 王韫笑道“先生这么多年来难道就不曾有喜欢的姑娘吗?”

 荀桢一生未娶,六十岁时娶了她,王韫想不明白,尤其是在将传宗接代看得格外重要的古代。

 再冷淡的人都会对一两个异抱有好感,荀桢颜好气质好她不信荀桢不曾接触过这些风花雪月之事,若是说他一生都奉献给了晋朝未免太扯了。

 荀桢:“咳咳…”王韫促狭地问道“先生?”

 荀桢的失态并未持续很久,他右手轻轻抵着,又轻咳了一声,望向王韫的眼中含着浓浓的无奈之“小友可是在拿我开玩笑?”

 王韫摇摇头道“我只是好奇。”

 荀桢凝视了她一会儿,转头抬手掀起轿内的帘子,望着轿外络绎不绝的人群,轻叹道“自然是有的。”

 卧槽!

 王韫嘴角的笑容僵住了,差点在轿子里跳起来。

 荀桢真有曾经爱慕的姑娘?

 王韫凝神望着荀桢,夕阳余晖静静笼罩着荀桢的侧脸,他银色的发丝,他眼角的纹路。

 荀桢似乎在想些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想,只是单纯地在叙述一件事。

 小窗外传来小商贩吆喝的声音。

 王韫思绪有些

 什么样的姑娘能被荀桢爱慕,王韫很难想象荀桢喜欢一个姑娘的情景。

 真问到了答案,王韫反而不知说些什么。

 “不知是什么样的女子。”王韫轻声问道。

 若是荀桢年轻是所爱,一定是个好看又有才学的姑娘,不知现在是否也已经是他人的祖母了,鬓发染霜,儿孙绕膝。

 荀桢大她数十岁,听荀桢所言,王韫不感到任何轻浮,反而感到一阵被岁月抛弃的难言的悲凉。

 “先生为何当初不和她在一起?”王韫想到自己嫁给荀桢有种拆散了两人的莫名羞愧感。

 想起书房中惊鸿一瞥的画面,荀桢年轻时似珠璧似明月,又是探花郎,爱慕者定能围着京城绕数圈。

 荀桢笑道“个中缘由难以言明。”

 什么缘由,王韫想不到,她能想到的只有姑娘不爱荀桢,家族不同意之类的缘由。

 “她也喜欢先生吗?”王韫忍不住问道。

 荀桢心平气和道“我不知晓,许是喜欢的罢。”

 王韫想给姑娘竖起个大拇指,如此男神的人物在他最好的年纪里喜欢上她,老了依旧怀念,荀桢竟然不知道姑娘喜不喜欢他。

 “先生是为了她终生未娶吗?”王韫问道。

 荀桢笑道“有,也有其他原因。”

 这个回答更加像荀桢,如果真的是为了姑娘终生未娶的情圣荀桢,王韫可能会被雷到。

 王韫踌躇了一会儿,又想问其他的问题。

 荀桢笑道“小友,按你我年纪来看,我应当称得上你的长辈。”

 荀桢的意思是不愿她再问下去了。

 王韫突然想到昨天荀桢不愿给她看的画“先生昨提到的画,画得也是那位姑娘吗?”

 电视剧上都是这么写的,喜欢上一个不能在一起的人,只能对着画睹物思人。

 荀桢又无奈道“小友。”

 王韫明白荀桢不愿多谈的意思了,她乖乖地点了点头“先生不愿,那我便不问了。”

 荀桢笑道“小友不妨和我说说你曾爱慕的那位郎君。”

 纪景晟?

 想到纪景晟,王韫眉头一皱。

 当初求之不得她难受得要命,一个人蒙着被子偷偷的哭,心里空落落的,茫然而不知所措,甚至几近绝望。

 王韫不是一个因为情爱会绝望地寻死觅活的人。

 如今想来,她大概是把纪景晟当作是她穿越而来的情感寄托罢了,好让她不再想起现代不再想起现代的家人朋友。

 她的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想告诉荀桢,她以前喜欢的是纪景晟。

 荀桢能接受吗?纪景晟现在可是她的姐夫。

 “实不相瞒。”王韫双眼直视着荀桢,道“我曾经爱慕的是南王世子。”

 荀桢闻言怔住了“南王世子?他?”

 王韫颌首补充道“他现在是我二伯父的乘龙快婿。”荀桢会作什么反应?她有点儿忐忑更多的是难言的激动。

 她盯着荀桢,荀桢出乎她意料地轻笑了一声“小友,南王世子并非良人。”

 荀桢不在意。

 王韫长舒了一口气,颇有些闷闷道“我知晓了,他或许适合其他女子,但绝对不适合我。”

 荀桢弯,像方才拍拍王鹤轩一样,拍了拍王韫的头“世上不乏其他少年,定有适合小友的。”

 什么意思?

 王韫听了此话,抬头震惊地望着荀桢“先生此意?”

 她已经嫁给荀桢了,怎么可能再和其他少年发展出点什么婚外情,即使两人不是真正的夫,她也不会做出这种事。

 荀桢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歉意,忙道“抱歉是我失言了。”

 不对劲,王韫盯着荀桢想看出点什么,荀桢会如此不小心吗?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终生未娶,为什么突然娶了她,又为什么能说出此话。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还是没话说_(:з”∠)_

 现在正在假装单机!

 晚上还有一更!王韫马上就要去上课啦!  M.iBMxS.com
上章 男主他人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