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谋高手 下章
第05节
第二章最好的资源是人脉,最大的智慧是情商

 什么是本钱?什么是资源?现在有一种提法,叫智商时代。现在最大的本钱,不是资金,而是大脑,是一个人的情商。你身边的朋友就是衡量你的一把尺子。如果他真如你所说,是个难得的人才,丁应平就会觉得你看人还真有一套。这个尺子,就量出了你的长度。

 5

 杨大元复员后不想回家当农民,跑到深圳去打工。最初,他在一间酒店里当保安,住的地方是酒店集体租的,一个套间里面住六个人。他的房间在十三楼,十八楼有一个女的,长得非常漂亮,穿着也很大胆,衣服总是又薄又少,偏偏一对xx子硕大无比,总让人怀疑会不会将那薄薄的衣衫撑破。一屋子六个男人,闲来无事,总得找点什么逗乐子,便谈论这个女人。大家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便给她取了个绰号,叫波霸。

 有一天,杨大元回家,他刚进电梯,就听到后面有人喊等一等,于是他便用手隔着电梯门,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女人怀里抱着很多东西,有洗发水,有筒装卫生纸,这些东西遮住了女人的脸,杨大元并没有看清她。不过,从她身上的香水味,杨大元已经知道她就是波霸了。按下十三楼的同时,他也替她按下了十八楼。波霸以为他没有按,伸手想去按,结果手上的东西滚落在地。杨大元顺势帮她捡了起来,并且说,我帮你拿吧。波霸朝他莞尔一笑,说了声谢谢。他送那些东西进了她的门,并且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她。后来,他才知道,她是做特种职业的,接待各种各样的男人,不过对杨大元特别,不收他一分钱,而且只要他事先说好,她会拒绝别的客人。这事,杨大元常常拿出来举例子,他说,就算是女,也要讲职业道德。波霸就是讲职业道德的典范,遇到厉害的男人,她会被折腾几个小时,完事后累得像死猪。但当着客人的面,她不得不硬撑着。遇到不怎么样的男人,她也一定要让人家足。

 想到民主评议的时候,欧佟就想起了杨大元的这个故事。民主是什么?就是婊子,她会极其努力地做到每一个人满意,可实际上,这些人真的满意吗?才怪,毕竟,在那些恩客的心里,她太脏了。就像你去县城或者乡下的长途车站等车,遇到内急,厕所再脏,你也得放松。

 国人往往推崇美国的所谓民主。其实,认真思考一番,美国民主的本质是什么?还是人情和财情。选举人连你的面都没见过,凭什么将选票投给你?还不是投给自己的利益?对于那些同一个单位内部的选举,就更是利益投票了。像欧佟这种人,恃才傲物,从来都不将身边那些人放在眼里,平常就没有利益投资,关键时刻,人家又怎么肯将选票投给他?排在最后一名,也就是情理之中。

 第二轮,将是投票选举。这种投票,同样与民主没有任何关系,并不是全台成员投票,或者全台局聘人员投票,而是中层以上干部投票。这样投票,欧佟能够胜出的可能,又是微乎其微。

 然而,决定因素,并不在民主评议和投票选举,而在你是否有关键领导的支持。既然还没有到彻底失望的时候,欧佟仍然决定进行一番努力。创办公司的事,他全部交给杨大元,仅仅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和杨大元碰碰面。结果,碰了几次面,每次都是喝酒,基本没谈什么正事。所有重要事项中,唯一确定的,是公司的股份结构。

 公司的股份结构,大框架是欧佟定的。第一,他本人没有现金拿出来,他入股的股本,只能是接下林飞这单广告的利润,估计总数在三百万元左右,如果成本控制得好,可能还会高一点。这笔钱,将作为公司的股本,也作为公司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的动资金。第二,公司股东,他初步确定为四个人,给王禺丹和邱萍,各预留15%的股份。剩下来70%,属于他和杨大元两人。他的初步考虑,杨大元担任总经理、法人代表,给他部分干股,这部分占70%的5%,也就是总股本的3。75%。如果杨大元能够投入部分股本,就按实际投入占有股份,但加上干股,总数不得超过19%。也就是说,欧佟要绝对占有总股本的51%。

 杨大元说,他也没有多少钱拿出来,最多能拿出五十万。他说,其实占不占股份,对他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这个公司搞起来。既然欧佟的股本投入只能是林飞广告,这笔钱,在公司创办之初,肯定是进不了账的。可创办公司,毕竟需要花钱,就由他先拿出五十万,把公司的架子搭起来再说。其他方面,欧佟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没有意见。

 欧佟说,那好,就这样定了,你出资五十万,公司股本构成,我占51%,王禺丹和邱萍,各预留15%,你占19%。

 杨大元是当兵出身,组织原则就是强,大事小事,事无巨细,都要向他汇报。

 办公场地租下来,杨大元给欧佟打电话,希望他过去看看。财富大厦他了解,知道那幢楼不错,八楼,楼层也不错。约一百平方米,面积也适当。唯一不太满意的,是租价有点高,但这是没办法的事,人家就是这个价。他当时正忙,推了。杨大元说,你不看看,装修怎么搞?欧佟一想,倒也是,房子是旧的,怎么说也得装修一下,不然怎么是公司?欧佟就问,你有什么想法?杨大元说,他已经想好了,主要分两大部分,一部分作为员工办公室,后面是卫生间,前半间是普通接待室。另一部分,隔成两半,一半是总经理办公室,另一半是会客室。欧佟觉得这种布局倒也不错,就说,按你的意思办吧。

 既然欧佟说了按他的意思办,他去办就好了。可是,装修是个琐碎的活。杨大元了个图纸,要给欧佟看,欧不出时间,杨大元只好事无巨细地汇报,哪里装什么灯,用什么开关,水管用什么品牌什么型号,办公桌怎么安排,甚至办公室里要买饮水机、一次水杯,打扫卫生需要买扫帚等,都向他请示。

 偏偏杨大元并不是一次将所有事情全都说出来,而是一次说一件事,得欧佟不胜其烦。

 以后再看到杨大元的电话,欧佟就不想接。可人家毕竟是在替他做事,是充分尊重他,不接似乎说不过去。他再一次接起来,听到杨大元说,哥,进门的玄关下面,我想放一口鱼缸。欧佟心情有点不愉快,耐着子说,可以呀。杨大元又说,玄关的墙上,你说写什么字好?是不是大展宏图?欧佟想,自己可是文化传播公司,得像农民企业家似的大展宏图,有点太俗了。可如果不用大展宏图用什么?这需要自己用心去想,偏偏此时自己没有心情。

 没有心情,是因为他刚刚和董绍先打了电话。电话中,他问董绍先,我的事,首长到底过问了没有?董绍先故意装傻,说,你的什么事?欧佟说,你装什么糊涂?增补副台长的事呀。既然他点破了,董绍先也不好装下去,便说,你还惦着这件事?欧佟说,废话,如果是你,你不惦着?董绍先说,惦着也没用,你自己办砸了,能怪谁?他这样说,欧佟就不懂了,他怎么自己办砸了?可董绍先不说,挂了电话。

 他正为这事烦的时候,杨大元的电话来了。起先,他还能耐着子,见杨大元说的全都是琐事,便说,好吧,就这么办。杨大元又说,我准备去人才市场报登个广告招人。这件事要提前办。欧佟根本没有认真听,便说,行,就按你说的办。

 此时,欧佟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在说些什么,而是在想,自己是放弃还是继续努力?或许,找王禺丹和邱萍,让她们帮自己出出主意?杨大元后来说了好几件事,他完全没有听,只是一概应承。

 拨通邱萍的电话,邱萍说,我和王美女在喜来登吃自助餐,你来不来?

 像邱萍这种美女,在官场中混,肯定就成了官员们的公共资源。她的老公受不了每天疑神疑鬼的日子,和她离婚了。她大概也知道,就算再找个男人,日子也一定不会好过,所以干脆过起了单身日子,一过就是十几年。

 王禺丹的情况如何,欧佟不是太清楚,就算她的男女关系不复杂,但这种女强人,大概也没有多少男人受得了,所以,她的老公司马常空多年前去深圳了,在深圳开了一间自己的公司,生意做得还大。司马常空去深圳也已经有十几年,每年,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不超过半个月。司马常空这种成功男人,又在深圳那种剩女成堆的地方,身边没有女人是不可想象的。王禺丹大概也清楚这一点,只是为了求得一个安宁,从来都不去计较此事。

 就是这样两个有钱有闲的女人,工作之余,便常常聚在一起,吃饭喝茶聊天,也算可以打发一些无聊时光。

 欧佟想,自己正要和她们商量一下入股的事,只要这两个女人加盟,那就是在钱和他的钱袋之间搭一座桥,何乐而不为?放下电话,欧佟立即驾着车去了喜来登。

 王禺丹和邱萍是先到的,欧佟去时,她们已经开始吃了。自从上次三个人在喜来登喝茶之后,快两个月了,欧佟一直没有见过邱萍。一见面,邱萍就向欧佟表示不,说,重轻友的东西来了。欧佟自然知道她的话意,便说,你不如说我有了新忘了旧爱。邱萍说,你不要脸,谁是你的旧爱?欧佟就说,是啊,我还真糊涂了,谁是我的旧爱?谁又是我的新?邱萍说,那只有某人自己才知道。王禺丹果然有点新的感觉,对欧佟说,行了行了,别贫了,快去拿东西吃吧。

 欧佟瘦小,却能吃,而且非,不多一会儿时间,他面前就摆了三大盘,看得两个美女目瞪口呆。王禺丹说,你准备把喜来登吃穷?邱萍说,你别管他,他刚从号子里放出来。两人于是说相声一般,一个捧一个逗,围绕欧佟的吃说开去。王禺丹说,你吃那么多,怎么既不长个儿也不长?真让那些喝水都长膘的人羡慕死。邱萍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的运动量大。王禺丹说,难怪,运动消耗大。邱萍说,你知道他是什么运动?王禺丹说,什么运动?邱萍说,垫上双人项目。王禺丹一时没有明白过来,说,体?邱萍说,错,是瑜伽。王禺丹说,瑜伽好呀,我也练瑜伽,啥时候我们切磋一下?邱萍说,他肯定求之不得,他就好这一口呢。王禺丹觉得她话里有话,略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立即笑了,并且在邱萍身上打了一下,说,你这家伙,把我绕进去了。邱萍说,是我把你绕进去了,还是你心甘情愿跳进去了?

 欧佟只埋头吃饭,无论她们说什么,他都不搭腔。邱萍觉得他今天有点怪,就拿话扰他,说,有一个段子把人生比作麻将,一见钟情叫天和,自由恋爱叫平和,找情人叫暗杠,勾引别人老婆叫抢杠,和别人老婆生小孩叫杠上开花,一个情人叫单吊,没有情人叫相公。小佟子是杠上高手,你有多少暗杠?杠上开了多少花?

 欧佟的心绪不在这上面,说,什么嘛,鄙人从不打麻将。

 此时,两人才意识到欧佟完全不在状态,便不再胡调他,而是各自吃饭,聊些家长里短。饭后,去三十八楼喝茶,房间是她们早预订好的。她们既不问欧佟晚上是否有事,也不问他是否一起,他却像跟虫一般,跟在她们后面上楼,竟然没有了惯常的殷勤。在单间坐下来,只剩他们三个人了,邱萍就拿话问他,你今天怎么了?魂被哪个狐狸勾去了?欧佟说,有狐狸就好了,我最近犯太岁,招小人。

 两人问起,欧佟便将增补副台长的事说了。邱萍说,你有那么多女朋友,慷慨点,送几个给他嘛。欧佟说,你出什么歪主意?电视台美女有多少?他的前排着两条队呢。王禺丹不解,问,怎么是两条队?欧佟说,一条当然是美女队,另一条,是等着献美女的队。你们说,我往哪条队排才能排得上?王禺丹说,你为什么不动用你的人脉?你在江南政坛有那么多关系。欧佟说,我用过了呀,就是这件事让我想不明白。于是将跟丁应平打招呼的事说了。

 邱萍说,没有理由呀,丁应平这个人我了解,他说了那话,就是答应了。只要他开口,杜崇光没理由反对的<阳谋高手> m.IBmXs.Com
上章 阳谋高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