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乡村寻欢录 下章
第09章
 不大会儿,葡萄树下的石凳上多了一对赤条条的人儿。我把玩着坐在我大腿上的玉兰婶的子,爱怜地问她:“婶,今天我你的的还吗?”

 “嗯-舒服死了。”玉兰婶揽住我的脖子,在我的嘴上亲了一口。她紧接着却又眉头深锁,似有心事。

 “怎么了?”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我不解。

 “唉-要是能永远这样抱着,什么都不用做该多好啊!”玉兰婶纤细的手指套着我那还是雄纠纠的大巴哀怨道。

 我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和未来女婿的无疑是刺的。然而女婿终归是女婿,他会把女儿娶进门。他以后每天只会和女儿快活地,不会再想起曾过丈母娘的老

 我扣着玉兰婶还在往外水的柔情地安慰她:“婶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往后还是会每天你的的。”玉兰婶听了,无限感激地扑入了我的怀中。

 和玉兰婶在一起的日子是“福”的,而和妮在一起的日子却又是快乐的。

 我穿梭在两个女人,一对母女间无法自拔。妮当然不知道我和玉兰婶的关系。

 有时候三个人在一起,玉兰婶不经意间出对我的关心,在妮眼中也只是觉的那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而已。

 木材厂的生意还不错,牛大富简直把我奉若神明。这也难怪他了,原先当个破村长把个牛家村整的破烂不堪。自打我来这大半年,给村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我当然是感激涕零了。这天,我正在看这个月厂里的销售额,牛大富走了进来。

 我抬起头看他:他丫的现在穿的是西装革履,头发梳的也是油光逞亮,活像个新郎官。

 “小萧啊!叔和你商量个事行不?”他傻傻地笑。

 “行啊!什么事?”

 “那个…那个啥?我想招个秘书中不?”

 “啥?”我刚喝了一半的水差点出来。“叔你要招个秘书?”

 “中不?不中就…就当我没…没说。”牛大富开始有点支支唔唔了。

 我笑道:“牛叔你是厂长,你说了算呗!”牛大富听了这话,乐得颠地转身开了办公室的门。“进来吧!”他对门外说道。

 门开了,闪进来一女人。乖乖!那不是金香还能是谁?好你个牛大富真有你的,这不是明白着偷人嘛!这下好了,把金香到厂里头,随时随地都可以了。

 我抬头细看那金香,今儿个许是稍做打扮了一番:但见她秀发盘起,丹凤眼,瑶鼻樱,粉腮绯红。上身穿米白色小女装,衬托起一对翘峰,前雪白的一片肌肤。下身着紫百褶纱裙。双腿白晰修长被黑色网状蕾丝袜包裹,脚登黑色高跟鞋。我暗自口水:这娘们打扮起来,还有几分姿,便宜了牛大富那老小子!

 “萧厂长,以后有什么事还请多多分咐!”金香一改往日那种狐媚的神情。

 我笑了笑道:“金香姐客气了,你来是给牛叔当秘书的,我哪敢使唤你啊!”一旁的牛大富哪里明白我话中有话,脸堆笑道:“大家一起用嘛!”金香一听这话,估计气的鼻子冒烟,把牛大富狠狠的瞪了一眼。倒把个牛大富搞的莫名其妙来。

 送了二人出去,我躺在卧背椅上想着牛大富的话,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一起用!好!那我就找个时机把金香给上了成全你丫的!

 没几,那牛大富和金香就真把这办公室当旅馆了。好几次我听见二人在牛大富办公室里胡搞瞎搞,一点也不注意影响。我想也许是牛大富那丫的一农民原来可能在炕上、玉米地、树林里搞过,现在换了一身皮学人家坐上办公室了,换个环境图个新鲜罢了。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经过牛大富办公室,又听见里面“悉悉拉拉”的声音。

 妈的!又开搞了!

 突然,里面的电话响了,紧接着传来牛大富的声音“喂哪位?哦是乡长啊!什么?开会?现在?那…那好吧!我马上来”

 “不去不行啊?搞得人家现在不上不下的。”金香似乎很不高兴。

 “不行啊!你晓得乡长那脾气,迟到一会都要唠叨半天,更别说不去了。乖!晚上回来咱俩再好好亲热亲热。”

 “亲你个大头鬼啊!这两天我家那死鬼可能会回来,晚上我必须在家里。”

 “好好好…我的好妹子,那就过几天再说,我走了哈!”门开了。我连忙躲在一旁,看着牛大富出了门,我闪身进去上了锁。“啊?!”屋里的妇人吓得尖叫一声。“萧厂长,你…你快出去…”金香吓得花容失,双手抱在前!

 但见那妇人全身赤,想必是刚刚了衣物扔在办公桌上。那妇人身子是怎一个“白”字了得!全身通体雪白,丰有致。一对坚浑圆的房没有因为有双臂遮掩而调皮地跑了出来,平坦的小腹,丰硕紧翘的大股,下身双腿紧夹着,上一撮乌黑的倒显得感极致。

 我笑着说:“金香姐,要不我来你如何?”金香又羞又怒,喝斥道:“萧雄,老娘告诉你,你再不出去,我可喊了啊!”“你喊啊!你喊破了喉咙看有没有人答应!”我得意地回答。现在工人们都下班了,难怪我这么有把握。

 “你…我告诉你牛叔去…”金香向后退了退。“哼!告诉他有个巴用,他是你夫,自身都难保了。”金香还要穷词夺理“你有啥证据?”

 “证据?”我拿出手机晃了晃“喏!在这里,给你欣赏欣赏!”看着手机视屏里的自己撅着大股被男人像母狗一样被水直叫连连,妇人羞红了脸瘫软在地。良久,她才小声问道:“那你想干嘛?”

 “干嘛?当然是干你啊!还能干嘛?真够笨得!真她妈很傻很天真!”

 “给老子爬过来!”我命令她。金香无可奈何地跪在地上,像条狗似地爬了过来!

 “给老子把皮带解开!把巴掏出来!”我继续命令着她。

 妇人迟疑了一下。“啪”股上重重地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让她下两行泪来。她连忙解开我的皮带,轻轻褪下子,出一近三十厘米的大巴!  m.iBmxS.cOM
上章 乡村寻欢录 下章